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一十三章 诸葛镇

寻情e记2020-04-15 05:08: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黄??”夜晟微微一怔,随即想到还躲在树上小黄。

  “是的,刚刚我已经通过神识,让小黄配合公子你攻击,在小黄破掉他的气罡后,公子可趁那个机会,从而伤到他。”妃儿解释道。

  “呼~”轻吸一口气,夜晟脸色有些苍白,胸口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不止,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株止血草服下,忍住疼痛,再次握紧手中半截鱼鳞剑,蓄势待发。

  “哈哈哈哈,小子,你还是安心的去死吧!”杨青嚣张笑道。

  夜晟不做理会,继续挥剑攻击,然而只有半截的玄鳞剑让剑诀大打折扣。

  “叮叮~乒乒~”几个交手来回下来,夜晟冷汗直冒,双手颤抖,已然出现气竭之征兆,加之身受重伤,完全是在靠意志在坚持。

  “小子,没想到你还挺硬的啊,能在我手上坚持这么久,如果你还能继续坚持的话,我可能就要玄气耗尽了,不过也是时候结束了……”杨青大口喘着粗气,暗嗔这小子真是怪胎,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那么能抗。凝气成兵对他的玄气消耗太过巨大,不能长时间维持,好在看到夜晟的状态,已然是要支撑不下去了。

  就在杨青心神稍稍放松了一些,妃儿的声音再次传到夜晟脑子:“公子,就趁现在!”

  “妃儿,你要是再晚点说,你公子我可能就香消玉殒了…”夜晟半开玩笑道。随后双眼微闭,进入剑心状态,身周剑气纵横,再次冲向杨青。

  “没用的,小子,受死吧!破浪斩!!”见到夜晟闭眼冲来,杨青大喊一声,刀气如海浪般席卷而来。

  “轰轰轰轰!”夜晟剑诀连出,挡住一道道刀气。

  “叽!!!”就在此时,小黄一声尖锐的鸣叫传入耳中,一道黄色光影如箭似幻射向杨青。

  “砰!”杨青身上的气罡犹如碎掉一般,一点点消失,而他却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就在此刻,迅速出剑,使出全身气力冲向杨青,剑光一闪而逝,杨青还保持着目瞪口呆的样子,身体缓缓倒下,随后脖子处一道剑痕显现,鲜血如注潺潺冒出。

  见到杨青终于死了,夜晟松了一口气,顿时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而小黄跳到夜晟头上,有气无力的叽叽喳喳叫着。

  “呵呵,小黄,这次真的是多亏了你。”抬手拍了拍小黄,欣慰的笑道。

  “叽叽~”小黄也是开心地叫着。

  稍做调息,夜晟站起身来,在张李二老和杨青身上一顿收刮。杀人夺宝,这还是夜晟“媳妇上花轿头一遭”。

  在他们身上一共搜出来三十多颗兽核和一些丹药,及一些钱财。最后夜晟来到苍靖月身前,蹲下身子,弯下腰,捡起她身边的长剑,然后双手将她揽腰抱起,“嘶~”夜晟不小心牵动了胸前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苦笑着摇摇头,大步朝之前自己住的山洞而去。

  “嘤~”苍靖月幽幽醒来,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处的山洞,一脸迷茫,脑袋还有些昏沉。

  “醒了啊。”只见夜晟坐在不远处,一手拿着一块玄兽肉在他前面的火堆上烤着,小黄又是围着烤肉跳来跳去叽叽叫个不停。

  苍靖月这才回过神来,对夜晟说了一句:“谢谢你救了我。”随后坐起身子,双腿弯曲,双手抱着双腿,头靠在双膝上,一脸的哀伤落寞。

  夜晟见她如此,轻叹一口气,站起身子走到苍靖月的身前,将手中的一块烤肉递过去说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

  苍靖月闻言抬起头,双眼还有些发红,看向夜晟,深吸了一口气感谢道:“谢谢,我叫苍靖月。”

  “夜晟,黑夜的夜,日晟的晟。”夜晟自我介绍道。

  苍靖月再次感谢,接过夜晟递过来的烤肉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随后看向一边正在大快朵颐的小黄好奇问到:“这是…你驯服的玄兽吗?”

  “哦,它啊,它叫小黄,在青灵山脉遇到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玄兽,不过它是我的…朋友,对,朋友,可不是我驯服来的。”夜晟稍作沉吟回答道。

  小黄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抬起小脑袋从他们叽叽叫了两声,又开始继续消灭自己面前的烤肉。

  “呵呵,好有趣的玄兽。”看到小黄那可爱的模样,苍靖月盈盈一笑。

  看到她笑起来的模样,夜晟看的有点发呆,口中下意识囔囔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苍靖月听闻后俏脸微红,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落寞。

  夜晟见状懊恼的摇摇头,暗叹自己两世为人,连这点定力都没有。很快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是碧波镇流云剑派的人,之前感应到青灵山脉有些异常,枯爷爷和仲长琼护法他们就带着我和哥哥过来想探查一番,顺便当作一次试练。”苍靖月想了想后,缓缓道来。“进入青灵山脉后我们就分成了两路,我和枯爷爷一道,哥哥和仲长护法一路。”

  “来到这里几天后,偶然遇见了青波门杨青他们。”提到杨青,苍靖月一脸咬牙切齿样。

  “那后来呢?你哥哥和仲长护法他们呢?”夜晟问道。

  苍靖月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打算探察半个月的时间,不管有没有发现,我们都要回石亭村汇合。”稍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听杨青他们说也是过来探查的,而我们流云剑派和清波门关系一直还算不错,索性就一起探查。然而我们没有查到丝毫结果,就在想往回走的时候,忘忘没想到,杨青他们竟是如此卑鄙之人。他给我和枯爷爷喝的水中下了【气竭草】不说,还背后偷袭与我们,枯爷爷为了保护我,以生命为代价发动了流云剑诀的杀招,因为催动起来需要庞大的玄气维持,而中了气竭草加之受了内伤的枯爷爷根本无法正常催动。”

  说道这里,苍靖月两行清泪又开始不自觉的流出,哽咽道:“父亲一直忙于剑道的修炼,我基本见不到他,在我记事以来也没有见过母亲,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母亲在生出我和哥哥后就被她的家族带走了,听说我母亲的家族反对她和我父亲在一起,并且他们很强大,而父亲一心想带回母亲,才会这样拼命的修炼。”

  苍靖月顿了一下抽泣说道:“我和哥哥是双胞胎,可以说是枯爷爷一手将我们带大的,可是现在,连枯爷爷…也走了。”

  “公子,她好可怜呢。”妃儿有些同情的声音在夜晟脑海中想起。

  夜晟感同身受,上一世的他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那时候的孤儿院院长就如同他的父母一般。后来他自己也比较出息,上学成绩一直都很优异,后来还考入国内重点戏曲学院,选修了古琴专业,每年过年过节都会带着礼品回来探望老院长。“唉,也不知道老院长怎么样了。”夜晟暗暗感叹。

  这世虽然也没了母亲,但还有个疼爱他的父亲,比起苍靖月来说好太多了。

  夜晟下意识伸出手,在苍靖月的头上轻轻摸了摸,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了一丝关爱之色。虽然他的年龄比你藏苍靖月大,然而这个动作却是一点都没有违和感。而小黄早早消灭光了烤肉,来到夜晟身边一会瞅瞅夜晟,一会瞅瞅苍靖月,那模样刹是可爱。

  也许是太过悲伤的缘故,感受到夜晟的眼神和头上的手,苍靖月微微一愣,也没过多的反应,轻轻道了声谢谢,擦去脸上的泪痕问道:“那你呢?”

  “我?呵呵,无名小卒一名。”夜晟轻笑道。“凤夕镇夜家的,一个多月前就来到这里历练了,中间也感受到了你说的威压,好像是强大玄兽经过青灵山脉。”

  “凤夕镇夜家,我听说过,凤夕镇三大家族之一。”苍靖月这才恍然。“强大的玄兽经过吗?原来如此,我们还以为是有什么宝物出世。”

  “嗯,再后来就被你们的打斗声吸引过来了。”夜晟不想别人知道神兽和小黄的事,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苍靖月看向夜晟只有气芒境修为问道:对了,那杨青呢?”她这才仔细注视着前面这位救了自己的少年。

  只见他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随意披在脑后,两鬓垂直挂脸颊两侧,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沧桑而又深邃的眼睛,这样一双眼睛出现在他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不搭。高挺的鼻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再搭配上下巴那些稀稀疏疏的胡渣显得别有一番味道。

  “哦,他呀,现在可能已经进了某只玄兽的肚子里了吧。”夜晟说道。

  苍靖月一脸狐疑的望着夜晟,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杀死杨青的。

  “额。”夜晟被她看得一脸不自然,索性拉开胸前的衣服,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疤说道:“我也是拼了命的好吧,差点我就一命呜呼了,要不是我技高一筹,现在哪还轮到我坐在这里和你说话,我也没想到气罡境比气芒境强这么多。”

  看到夜晟胸口那道伤口,苍靖月一脸歉意:“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没事没事,路见不平,拔剑相助。”夜晟不在意的说道。拉回衣服,看向旁边的玄鳞剑,一脸感慨:“只可惜我那剑啊…”带出门不足两个月就报废了,不知道被宗长老知道会不会活活把他气死。

  苍靖月看了看那柄短剑,又看了看身边自己的随身长剑,一脸不舍。然后将它递到夜晟面前说道:“这是我的烟云剑,三品玄器,送给你了,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夜晟摆摆手笑道:“真的不用,君子不夺人所好,等我回去再让那宗老头给我量身炼制一把。”

  苍靖月不知道夜晟所说的宗老头是谁,不过会炼器,应该是他们家族的器炼师了。像她自己门派一样,也有器炼师的存在。

  见夜晟如此,苍靖月心中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看着夜晟认真的说道:“我将流云剑诀传授给你,不过你只能自己使用,不能教授与他人。”

  夜晟一愣,忙道:“不妥,不妥…”

  苍靖月见他想要拒绝,打断夜晟说道:“你先别忙着拒绝,这次你救了我的命,想必门派里不会反对我教你流云剑诀,你还是不肯接受的话,我会寝食难安的。”

  “这…”夜晟看着一脸真诚的苍靖月,没想到这妞看似冷清,却是极为重情重义。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见他夜晟答应了,苍靖月放松的轻吐了一口气,随即再次对夜晟说道:“不过流云剑诀一共有六式,目前我只学会其中三式,只能先教你三式了,等你跟我回去我再将其余三式的卷轴交给你学,至于能学多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夜晟表面上不以为然,心中却是有点欢喜,真是想睡觉就有人给自己送枕头,目前自己会的剑诀就一招回风舞柳,说起来都有点寒碜。

  夜晟点点头说道:“三式足矣,其余三式不学也没事,这两天我就准备回家族了,还有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所以不能跟你回你门派了呢。不过我会送你去石亭村与你们哥哥他们汇合。”

  苍靖月闻言轻轻一笑,感谢道:“谢谢你,夜晟,你真是个好人。”对于涉世不深,又经过杨青一事,只醉心于剑道的她来说,夜晟真的是大大的好人。这次她受的内伤极其严重,而且玄气反噬,丹田也因此有些受损,这一两个月内几乎不能动用玄气了。

  被发好人卡了啊,夜晟一脸无语。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