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五十八章 忘尘的悲伤,一言法天地

寻情e记2020-04-12 02:08: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那颗血色悟道树之下。

叶无道一动未动,他神形合一,身化万物。

其躯体浸染于十色流光之中,承载着天地万道,背后更是异象纷呈,有一把绝世天剑独立天穹,有一混沌金莲傲视寰宇,有一血色佛陀在微笑……

这些都是名动古籍的至高异象,如今尽皆在一人身上呈现而出。

那紫红色菩提子所化悟道宝树仅有百丈,而非传闻之中千丈六。

但其效果却亦是惊人无比!

只见满树血红色的树叶摇曳之间,哗啦啦地作响,仿若是一卷卷古经书在翻动,一瞬便仿若划过了百年,一道光辉闪过仿若映照出千年之前,在树下的那道人影,在得证今生前世的道与果。

叶无道心境沉入,回忆十余年来的剑道生涯,比起那些千百年来孜孜不倦地追求剑道之人,这般岁月太过短暂,但叶无道却是一生下来,便站立在世间的最高处,最逆天的资质,最强的宗门,最好的师尊,这一切结合在一起,塑造出一个万古难寻的怪物。

其心念一动之间,虚空之上,无数的道痕随之震动,那是无数前贤大能所遗留下的大道印记,如今被叶无道给触发,尽皆展现出来。

刹那间,此地虚空之处诸多法相,意境纷纷呈现。

有数千丈的血色神龙在咆哮,有若明月般眼瞳,有横贯天地的剑气,更有漫天佛陀在诵经。这般震世的气象仿若跨过千百世,从无数位面传来,呈现在虚空之上,又仿佛照映出万物文明之起始,天地日月之演绎。

“师弟。”

在不远处的青霜也受到感染,她道心在稳固,或许离突破真元境,成就星空圣人境界又近了几分。

雨霞客神情肃穆,看着大道纷呈的虚空,如梦如幻,他对于那一道不动如山的身影愈加的敬佩。

叶无道在树下静静盘坐,宛若磐石,大道印记遍布天穹,叶无道一化千人与着虚空之上无数的虚影对战,这一刻仿佛时间凝固,刹那永恒。他不为三千大道而起,只为心中那无双剑道而立!

叶无道识海之上十条天脉在发着光,最二道时明时暗,那是时空天脉,承载时间和空间大道,是天地万物的本源之力,如今他的躯体在受损,一己之力对抗此方天地的大道印记。

但其破裂的肌体上的血肉有着照映着惊人的光辉,仿若金身琉璃,不朽不灭。

明显叶无道在进化,他借此涅槃自身,成就大道。

十二道天脉齐开,在远古时期被称为大天人,横扫天人境界,更是可以逆伐其上,这是无上大境界,除去鬼谷祖师怕是无一人有此成就。

在他指端轻动,像是在翻开一部天地所铭刻下的经文,古卷斑驳,一页一页翻过,神音滚滚,字符璀璨伴随着大道之音齐齐没入他的额骨,映照在晶莹的识海上。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悟道过程,直接和此方天地过去无尽的岁月沟通着,期间不知相隔多少个时代,但在这一刻他们彼此论道,思维的火花碰撞,而叶无道要铸自己的道,成就第十一剑!

叶无道盘坐悟道树下悟道,勾动烙印在世界本质处上的道痕,用着前贤大能的道印为根基,以此来参悟古今万法,锤炼自己的永恒剑道,站立在世间大道的顶端。

青霜两人都被惊住了,叶无道所盘坐之地,那气象太过惊人!

从远方望过来,那虚空之上发出盛烈的光辉,一个个大道印记在显化,化为一个个神魔虚影,在咆哮,在嘶吼。

它们并非真实的生命体,而是由一个又一个古老的烙印在此方天地之间的符文道印组成,毋庸多说,能够引发这些前贤大能留下的道痕,可想而知,这叶无道的天资和实力高到何种程度。

顿时虚空之上有好几道气象惊人的虚影在演化神通,妙法,然后齐齐向着叶无道所在之处镇压。

诸天万道,那是一个个埋葬在此地神魔般的怪物,前贤大能所留下的大道痕迹。

叶无道在悟道,用自己无双的剑道与之对轰。

与那虚空曾经埋葬的强者留下道痕交感,体味诸多强者的道,熔炼一炉,让自己的剑道涅盘,超脱诸经之上。

此刻之时,万道显化而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道,展现不同的传奇辉煌,他们曾名留青史,也有人如芸芸众生淹没于时间长河之中!尽管他们强弱有别,甚至道路相冲,但是对于叶无道来说都宝贵的借鉴与启迪。

叶无道默默盘坐于悟道树下不动如山,他的躯体在枯败,承受这片虚空埋葬的道印,超乎其极限,肌体在破碎,唇角出在沁血,甚至开始腐烂。

但识海深处依旧晶莹发光,他不仅用身躯,也用神魂去接触那些古老的符文淬炼自己的剑道。

“师弟。”

青霜有些不忍,在哀伤,但她明白,此刻什么也做不了,也不能去阻止叶无道悟道。

“吼……”

在叶无道的识海之上冲出一道股金色神念,在其背后凝聚成一道身影,是鬼谷祖师的身影!

这是恐怖的存在,穷宇尽宙二剑烙印其中,叶无道要在识海之中与他一战。

叶无道发丝凌乱,眼神犀利,每一个动作都是极尽之道,拥有盖世神力此身破灭永恒,长驻世间。

在叶无道演绎万法,凝铸自己的剑道时,同在这鬼谷宗中亦有人悟道,参破天机,悟己身的至高大道。

这是万剑山,鬼谷宗千古以来,无数前贤圣人剑意所在,凝聚世间剑道精华。

那一人身着布衣,面对万剑噬身,依旧面不改色。

一步一个阶梯,在不断向上攀爬,万道剑意轰鸣,铭刻的剑痕在发光,化为一道道虚影,那是鬼谷宗历代前贤的影子,他们举剑斩杀而来!

卫溯游古井无波,眼底深处一丝色彩都未泛出,他心无畏,他心无敌,他的心唯有剑道,其剑万古长存。

有阶梯九千九百九十九阶,鬼谷宗历代奇才无人曾登顶过。

而后卫溯游登临巅峰。

他已然悟尽万道剑意,其剑道成就已超过历代前贤。

平凡的脸上那眸子色彩依旧淡如水,轻如风。

他凝望天际深处,那是苗疆圣山的方向,没有多余的色彩,只是轻轻摇头叹气。

而在秦岭之下,那是一片地下龙洞,天下龙气集中之地,数千年来被鬼谷宗占据,使得每一人人间帝皇都无福消受。

而今赢曌真身在万千龙气所汇聚的龙脉当中沉浮,三年来她都在此地,其外仅仅是十二铜人的化身,她枯坐此地日夜不停炼化龙气。

这些对于她来说,是人间大药,为万古不破的精华,让她实力暴涨!

她会是万古以来最强的人间帝皇。

当然,为此她也付出过沉重代价,背叛护道人一脉,残杀同门,获取这天下至宝,这是命运,她姓赢!

吞食龙脉之气对于任何人来说也都是一种磨难,动辄就会让人身死道消。

赢曌在这个地方近乎涅盘,三年前她也受了伤,差点被念无生一剑斩杀,历时三年才好转,不断锤炼,铸造出龙脉之体,成为世间最尊贵的帝皇。

这么多年来,她也不知吞掉了多少龙脉之气,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新的个体,实力骇人之极,她有一种自信,将于九州大地上天下无敌!

“我花开后百花杀,待我出关之日,什么念无生,什么天下群雄,都将臣服在朕的脚下!”

这是她的自信,在龙脉之气中沉浮,进行最后的蜕变,时间不会太久远,她即将出关,搅动天下风云。

北极之地,终年风雪,天地苍茫,一片雪色。

在一片冰山之下,一道白玉冰壁,其上龙蛇飞跃,巨兽嘶吼,这是远古传承而来的图路,不属于人族,而是雪神蛇一族。

茫茫白烟飞溅,壁前雪女口吐神芒,奋力嘶吼。

在其背后,有一张又一张蛇蜕都是从她的真身上脱落下来的!

雪神蛇化龙,这种法门需要汲取大量的冰心神魄,以无数生灵来成就自己脱胎换骨,化出一尊龙来!

寻常的蛇蜕皮,而雪神蛇一族则是蜕道,可称为本源蜕变,让本源壮大,而后反过来滋养肉身一起突飞猛进!

理论上来说,此族逆天,一生共有九次机会,可以脱胎换骨,成为最强,天下无敌。

每一次蜕变,便会重生,抹去前世本源,再修炼一次,然而合二为一,铸就天下最强之身。

但真正蜕变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能成功一次就足矣会被认为得天幸,因为大多会失败,甚至惨死于蜕变的过程中。

正是因为如此,这门功法才显得可怕,在远古时期被称作古兽一族最强一列的天功宝典,了解者谈之莫不色变。

千年年来,雪女共进行八次跃变重生,有五次失败,但三次成功也足以俯视九州世界天下生灵,堪称是一种无敌大道!

第二次蜕变重生之时,她就已经开辟九条天脉,登峰造极,第三次成功脱胎换骨后,更是惊天动地。

但这也很恐怖了,睥睨天下,试问谁能与其撄锋?

“虽然只成功了三次,但对于这片世界来说,已是高高在上,无人可及。”

雪女开口,眸子冷酷,森然道:“过去五次失败都是由鬼谷宗护道人一脉老不死直接偷袭出手,将我镇压,如今那一脉已经灭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遭到天谴,可那一脉还有弟子存活在这个世间,我要将那几人一口,一口撕裂,化为血食吞下。”

“那该死的念无生,还将我族人后裔吞天大蛇给斩杀,这一脉之人真是欺人太甚!”

她张嘴露出两道可怕的獠牙,“那大秦女帝身后还有那人,万万不可为敌,如今正好前去斩杀护道人一脉最后一人念无生,又让女帝欠下一个人情,一石二鸟之计!”

相距数以万里之地,那是极西之地。

金刚寺庙所在,这曾经得到过佛之一脉传承,身化丈六金刚,肉身天下无敌,无物可破。

不过岁月荏苒,天有不测风云,如今寺庙荒废,传承丢失大半,只能偏安一偶,守着这一片不毛之地。

寺庙前。

一个年轻和尚收拾行李,正要远行,他脸色祥和,肌肤如同黄铜浇筑而成,举手之间,充斥毁灭性的力量。

“南无阿弥陀佛,受到大秦女帝施主之恩,将我金刚庙丢失传承归还,此恩足以让小僧自当以身饲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年轻和尚披着灰黄色袈裟,合眼练诵,“我佛慈悲,希望小僧能让念无生施主放下屠刀,遁入空门,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尊护法金刚,从此青灯古佛相伴,洗去一身罪孽。”

他跨步,向东行,一步千百丈,咫尺天涯。

他是极西之地第一人,丈六金刚。

…………

根据流传于九州大地上的古籍《三山四海》记载,海上有三座仙山,蓬莱、瀛洲、方丈,山上是仙境,有长生不老药。而尤其是蓬莱海域常出现的异象奇观更是激发了人们寻仙求药的热情。

历朝历代无数人架起扁舟,或巨舟破浪,前往仙山问仙求药,却无一所获,被海水吞噬,被海兽袭击,成为海上亡魂。

三座仙山诡秘绮丽,虚无飘渺,随风来去,若隐若现,云霞藏其面貌,海浪掩其形迹,只有道行深厚,根形方正的修士,才能登上三座仙岛。

蓬莱,方丈,瀛洲三山实为道祖坐下童子所创,他们得到部分道祖传承,远居海外,不参与世俗之争,不卷入人间大势,数千年来皆是如此。

如今赢曌三道化身降临。

他们道出同源,皆为道祖一脉,云霞遮不住她的眼,海浪阻止不了她的身影,她龙袍飞舞,凌驾于芸芸众生的帝王之气,一览无余。

“贵客远来,所谓何事?”

仙山巅,灵气氤氲,三道身影盘坐其上,一老,一少,一中年,三人捏花微笑,其发皆以五璃盘龙珠束之,一身仙风游云法袍,紫光运发,其神若彩,其仙若明,光华璀璨,照耀仙山四方。

“朕是大秦皇帝。”

赢曌眸子神采奕奕,她俯瞰仙山大地,有一些奇异之地竟让她捉摸不透,此地阵法遍布,其繁杂玄妙亦是举世罕见。

“我等不理红尘俗世,不知人间帝皇,不分五谷之物,请贵客回去。”

三道身影齐开口,其声缥缈虚幻,不似人间之音,犹如九天而来,回荡四方。

他们很不客气,没有将这位人间帝皇放在眼里。

在三山仙人下方,有一群年轻的弟子。

正是明玉,天启众人,他们眸子有些讶异,为何大秦女帝会来此?仙山与九州大地数千年来交集太少了,除了九重天阙的开启,根本寻不到仙山的声影。

赢曌黛眉微蹙,看着风轻云淡的三仙,顿时愁眉不展,心中微怒,几日之后她将天下龙脉之气聚集吸收,成就真龙之体,到时定然让你等乡野匹夫,知谁方才是人间正统,天下帝王。

“朕凭此令而来。”

赢曌举起一道令牌,其上雕刻玄妙,雨雾缭绕,正中间一道剑意,惊世无比,其下九州世界,一眼看去,难以自拔,只见一道惊天剑气直冲云霄,剑斩九州大地,威震四方蛮夷。

“是鬼谷祖师之物?”

此刻三人才微微有些色变。

“正是。”

赢曌点头,说道:“朕曾是鬼谷宗真传弟子,此代三大真传之一,你等海外三山老祖宗与鬼谷祖师有一个协议。”

“任何持此令牌可让你等三山出世,完成一个请求。”

“有此事?”

年轻人模样的瀛洲之主,微微蹙眉。

“确实有此事。”

老人身躯的方丈点头,露出追忆之色,“昔日,我三山之祖乃是道祖坐下童子,为其炼丹牧神,后来道祖消失,我等祖师归隐海外三山,留下传承,念及昔日鬼谷祖师的恩情,便让我等子孙后代替其赴约。”

“持此令牌之人,可有一愿,此愿无论为何,我等拼此残身,化尽道力,亦是在所不辞。”

中年人的蓬莱之主开口,他气息最为悠长,肉身蕴含着滔天能量,只是临近他些许地步,赢曌便觉得这一道化身要接近崩溃。

此人太过恐怖无比,三年前的念无生都未曾给她这一种感觉。

“你可以说出请愿。”

蓬莱之主漠然说道,他语气极为不客气,自视甚高,明明二者视线相对,却一种俯视而来的感觉。

赢曌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说道:“朕要你们去鬼谷宗一趟,待到二月二十,共诛念无生!”

“念无生是谁?”

方丈之主不问世事,不曾听闻此名。

“他是远古凶兽出世,还是是那被封印的禁忌生灵?我怎么未在古籍之上见过此名?”

瀛洲之主觉得这念无生定是一尊远古时期的存在,否则怎么需要他们三人同时出手?

“不!”

赢曌摇头,她一脸认真,“他是我师弟,与一般是真传弟子,天赋绝世,一十二岁便以五行剑道破入天人境界,开辟金木水火土五道天脉,纵观鬼谷宗数千年来也无此逆天之资质。”

“难道是他?”

明玉心中一惊,他想起了九重天阙里的叶无道。

“确实难得。”

蓬莱之主罕见露出一丝敬佩之色。

“后来,他背叛鬼谷宗,如今不到弱冠之龄,其修为深不可测,数十日之前在南海再开二脉,已然十一天脉圆满,而鬼谷宗绝世十剑,他亦是早就了然于心,甚至开辟出自己的剑道。”

方丈之主,瀛洲之主都露出一丝忌惮之色,目光有所凝重,却还是有些轻松:“他天赋资质很强,纵观古今也无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但终究太年轻。若是仅是如此,我等三人出世也足以镇压。”

“多谢三位真人。”

赢曌不动神色。

“此令牌只能用上一次,你是否要改变心意?”

蓬莱之主开口,他傲然道:“凭借我三山底蕴,就算没有长生不死药,其余珍宝也是数之不尽,有长寿千年的宝药,亦有九转金丹药液,足以直达大道之巅,更有道祖遗留至宝,得其一便可行走世间,无畏任何人。”

蓬莱之主循循善诱,他们这一脉来历不凡,其祖上亦是将宝物,传承完整留下,不似鬼谷宗,大部分的至宝都随着鬼谷祖师消失,传承也失落各地。

“你想好了吗?”

蓬莱之主微笑。

“汝之先祖曾来求药,可惜求而不得,你难道不想要长寿千年的宝药,龙脉之气虽能铸就真龙之体,可却让你寿命随之减短,这便是命运。”

“古来帝王,谁可长生于世?”

“无须!朕要念无生臣服!”

赢曌身躯一条巨大金色龙影笼罩天地,穿破天穹,她睥睨天下,沉声道:“朕不屈天命,不服宿命,朕之意才是天之意,朕之心才是天之心!”

“女生帝相,此乃异数。”

蓬莱之主有些震撼。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