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二十九章 面包会有的

寻情e记2020-04-14 02:28:3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你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你!”唐染定了定的注视着唐鸢:“为了将你擒获,为了让你生不如死,为了将你与孟驰生死相隔!以我一己之力,办不到这些,我需要倚靠一棵大树!”

  这时,门倏然被用力推开,黑压压的身影入内,面对门坐立的唐染率先瞥见来人,眼疾手快的拔出枪,对着唐鸢便要开枪。.`

  那黄大帅进门便巡视了一眼屋内,一眼便瞧见一位长的如花似玉的绝/色/小娘子,这一瞧不打紧,眼睛竟好似长在某人身上似的挪不开,这会子,黄大帅还没欣赏够那小娘子的俊俏容颜,更遑论将她藏回家好好疼个够呢,岂容他人放肆,让这小娘子香消玉殒呢?

  眼角的余光瞄到唐染的举止,黄大帅举起垂落手中的枪,啪……准确的击中了唐染的手,将她手中的枪击落在地,唐染正欲弯腰拾取,被黄大帅身后跟随之人眼疾手快的抢先捡起。

  眼见自己的阴谋败露,唐染自知无处可逃,那恶毒的黄大帅也不知听了几许去,指不定会对自己痛下毒手,他对付人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想想都叫人后怕,唐染不禁打了个冷颤,痛定思痛,决心已定,猛地冲自己眼前的圆木桌撞去欲自戕。

  “将这个贱人给我绑起来!”然,黄大帅连这样的机会也未留给唐染,黄大帅的目光厉的好似一把剑:“想死,没那么容易!”

  闻言,自绝不成的唐染吓的面如死灰,一下子自沙上滑下来,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

  唐鸢回眸望去,一名陌生的男子映入眼帘,但她却识得此人,怕是自唐染吓的昏过去的模样便知,此人正是只闻其人的黄大帅。

  “黄伯伯好!”唐鸢起身,弯腰盈盈施了礼。

  “你便是唐兄的遗孤小女儿唐鸢吧?”黄大帅原本阴恻恻黑沉的老脸顷刻间堆满笑容。快步奔至唐鸢身边,欲抓住唐鸢嫩滑的柔荑,被唐鸢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黄大帅有些不悦,笑容尴尬在脸上。旋即,对身后的人厉声吩咐:“将八姨太给我浇醒!”

  “啊?浇醒?凉水还是热水?”跟着黄大帅身后的小厮也是笨拙,没眼力劲,眼见黄大帅面色不霁,还不住口的问。

  “当然是凉水啦。你想将她烫死呀?”黄大帅没好气的白那小厮,重重呵着。

  小厮闻声忙出去安排了。

  这时,房中只得几人,其中便包括小江,小江冲唐鸢使了使眼色,唐鸢会意。.`

  唐鸢忙甜甜一笑,拿帕子半遮着薄红的腮,娇声道:“黄伯伯,你怎么才来,人家好怕呀!”

  说着。唐鸢甩了甩帕子,袅袅娜娜的移步金莲,向着正直勾勾垂涎自己只差流口水的黄大帅抛出一记媚/眼,那色/眯眯的黄大帅早已被唐鸢那记娇娇甜甜的黄伯伯,喊的酥/了骨,将他那正骚/痒难耐的心挠了一记,然而,那痒却并未转好,相反,更甚了。这会子,他哪里顾得了这许多,猛然扑过来,欲将娇美的小娘子揽入怀中。亲/个够,唐鸢灵巧一闪,躲过了黄大帅的咸猪手。

  那厢,小江已悄然关上门,将手枪递于唐鸢,唐鸢霍然出手。拿黑压压的枪膛抵住黄大帅那油光锃亮的脑门,小江则不忘取出携带的锋利匕,一边按住黄大帅满是赘肉肥膘的腰部。

  白霜开了门,三人挟持着黄大帅,一路走了出去。

  此情此景,黄大帅早已吓的屁滚尿流,忙虚空挥舞着猪爪子,不住呵斥手下放下手中的武器:“快放下,快放下!”

  这会子,众人好似比赛般,一个个手忙脚乱的丢下枪械,生怕自己落了后,回去会给睚眦必报的黄大帅重罚。

  “我们的同伴呢?”眼见黑衣人失了踪影,唐鸢问。

  一名男子结结巴巴的指着身后的门:“在……这里面!”

  “快打开!”唐鸢厉声吩咐。

  当房门被打开,黑衣人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你们给他们吃下的迷药,解药呢?”唐鸢目露凶光,恶声问着。

  这时,人群中,有人拿颤抖的手举着一透明的玻璃瓶。

  “快给黑衣人解开。”

  那药物非常的灵验,一嗅之下,不过数秒,黑衣人尽数苏醒。

  “赶快上车!”唐鸢与小江一路挟持着黄大帅,黑衣人虽然懵圈的厉害,不明白生了些什么,瞧眼前的架势,怕是遭人暗算了,再偷瞄唐鸢正英武的挟持一名脑满肠肥的家伙,顿时明了几分,不及细想,顺从唐鸢一起,步步后撤退。

  至门外,眼见门前数辆汽车,辨认出自己携带的,众人正欲上车,唐鸢心头的警惕感袭来,吩咐道:“慢着!”

  为防止唐染有诈,依照唐染的个性,也许早已抱着同生共死的心态,也许会在他们的车上做手脚。

  “你们上去将车动了。”唐鸢使了使眼色,摆摆头,吩咐黄大帅的手下。

  几名属下在黄大帅的骂骂咧咧下不情不愿的上了车,果不其然,唐鸢以及唐染自己所乘的车,皆被安装了炸药,瞬间便炸的一片狼藉,幸而,唐鸢早已准备,众人离的远,这才幸免于难。

  “这臭婆娘,竟然这般设计你们,若不是唐小姐机智,此刻,怕是我们一同上了黄泉路了!”黄大帅被眼前的情形也是惊着了,魂魄未定的,毕竟,自己要差点命丧黄泉的,想想都叫人后怕!

  倒是黄大帅所乘的车,却安然无恙,经过反复确认后,唐鸢一行人乘车离去,走前不忘抛下话来威吓黄大帅那鼠胆的手下们。

  “不许追过来,到下一站,我们自会将你们黄大帅放了,否则,你们就等着给你家黄大帅收尸吧!”

  当然,小江自是跟随众人同行,明目张胆的背叛现任主子,黄府他是回不去了,只有跟着唐鸢。

  一路上,黄大帅仍用那没缝的小眯眼死死盯着唐鸢,白霜看不下去,恶声恶气的恫吓这老混/蛋:“再看,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眼!”

  “不敢,不敢!”黄大帅收回目光。

  尔后,黄大帅虽不敢再明目张胆的瞧唐鸢,却是嘴上不停,跟抹了蜜似的,一口一个姐姐的唤着,企图讨好二人,以保自己的狗命,不胜其扰之下,唐鸢将其敲昏,这才落了个耳根子清净。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