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四十二章 谁担忧你的安危了

寻情e记2020-04-13 04:48: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是因为你爹希望人和妖共存,从而损失了他们的利益。让他们记恨在心。”离丛补充说道。

  明亮的烛光下,姜若雨眼神中的冷意依旧存在,轻声一叹,“真的不是九尾狐吗。”

  离丛点了点头,“你爹从百芜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九尾狐,当时其他三家的人都是知道,为何他们那个时候没有站出来反对,而是在你爹说出人和妖共存之后才反对?所以说九转九尾狐根本不是主要理由,更何况九转九尾狐是《壶州异志》里的一个传说罢了,千百年来更是没有人见过。”

  “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搞清楚我爹是怎么死的,我这个儿子当的,真是......”姜若雨有些自嘲的冷笑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灭妖黄家,驯妖吴家,封妖王家,他们本是靠除妖为生,后来又是靠猎妖贩卖其制品作为主要财富来源,毕竟家族大人口多,然后你爹的话因为得到壶州百姓的支持,这让他们无法再稳妥的干老本行,最后起了杀心。”离丛说道最后,声音里竟然也蕴含着怒意。

  离丛毫不掩饰的怒意让姜若雨怔了一怔,不过随即有些暖暖的一笑,“离叔,您能为我爹的事而迁怒,我想我爹一定很开心有您这个朋友。”

  然而离丛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姜若雨再次惊讶。

  “不,你错了。”离丛摆了摆手,接着说,“在你爹回到壶州以后,他帮了我无数的忙,当时我做城主,而手下却有着很多不服我的老顽固,当你爹因为杀雾蛇一战成名后,依旧站在我这边,让我的城主之位彻底稳固,然而你爹被那三家所害的时候,我却没有出手。”

  姜若雨愣了半天,不过在看到离丛眼里那真实的自责之色后,说道,“离叔,我年纪尚轻,但是我可以理解,有些时候却是有心而无力。”

  “城主府与这几个家族之间关系一直很微妙,当时我犹豫了良久,还是没有出手相助,这终归是我的懦弱。”离丛叹息着说道。

  若不是姜若雨亲眼见到,否则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地位崇高的乾城之主竟然也有如此复杂的神情。

  “离叔,这不怪您,毕竟您是一城之主,必须要考虑整个城甚至整个壶州的利益。”姜若雨思考了良久,才说出了一番让他觉得稳妥的话,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真的不会安慰人。

  “若是当初我能像今天离烬那样,即使面对危险依旧义无反顾的站到兄弟身边,我想姜承洛当时也就不会死掉吧。”离丛悄声轻叹了一句,然后对姜若雨接着说道,“希望你小子以后多照顾照顾我儿子离烬,他这孩子对感情看的极重,我看的出他很相信你。”

  姜若雨闻言,却是问道,“离叔,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已经被黄天阔那个杂毛盯上,无成再跟着我就等于与危险为伍,既然如此为何还愿意让他跟着我?”

  离丛站了起来,缓缓说道,“离烬最终会是乾城新的城主,我希望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城主,不要再重蹈我范下的错,而且离烬也愿意跟着你一起闯荡。”

  姜若雨不是傻子,而离丛的话也让他打心底感动,他也站了起来,不在反驳,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离丛说道,“离叔,无成比我年纪大,我一直当他是大哥,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我不死,无成必是安然无恙。”

  离丛闻言,只是对他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姜若雨的肩膀,并未说话。而姜若雨却是知道,离丛已经把他说的话,记在心底了。

  唉,我欠城主府的人情,更大了......姜若雨在心中轻轻地感慨。

  城主府西侧,此时已是子夜,而黄天阔暂住的那间屋子依旧灯火通明。

  黄天阔坐在椅子上,右手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面前满身狼狈的青年说道,“吴传生,你这小子是干什么去了,此时才回来,还弄得一身狼狈。”

  这狼狈至极的青年正是那日在奇门山露过面的吴传生。

  虽然灰头土脸,嘴角边挂着干涸的血迹,不过他依旧带着笑意上前说道,“晚辈前几日听那姜若雨要去杀雾蛇,所以一时兴起,去了妖川一趟。”

  黄天阔当然知道去了妖川一趟是什么意思,“你这小子真是争强好胜,怎么不早点说一声,若是你这个吴家天才死了,你们家族长还不恨死我,不过,我也想知道,你这一趟妖川之行结果如何?”

  “雾蛇很强,并且损失我四只驯妖,我能回来见黄族长也是死里逃生,至于雾蛇仅仅是一点皮肉伤而已。”死里逃生四个字蕴含的是残酷,在吴传生的嘴里说出来却是云淡风轻的味道。

  黄天阔闻言,先是一惊,对于吴家的驯妖他当然很清楚,驯妖是妖经过一些手段所驯化,行事之时皆是服从主人号令,而且吴家人掌控驯妖的数量并不是像姜家那样有着限制,只是厉害的妖很难找,随意每个人掌控的妖并不是很多,而吴传生被誉为吴家天才,携带八只驯妖,去了妖川一趟竟然八去其四,损失一半,并且本人也极其狼狈而回。不过想到这里,黄天阔脸上的惊讶竟然慢慢的消失,而笑意却悄然间浮现。

  “没想到雾蛇如此厉害,也好,若是姜若雨在面对雾蛇的时候死掉,倒是省了我很多心力。”黄天阔丝毫没理会一旁的吴传生暗自说道。

  “对了,吴传生,如果你面对我族的三妖之罚,可有把握安然闯过?”黄天阔忽然看向吴传生问道。

  吴传生一愣,他想不通这黄族长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不过却是面色恭敬的说道,“据晚辈所知,三妖之罚的三妖的修为依次是十年,百年,千年,只是妖的种类不同,我的把握能有几成也是不同。”

  黄天阔暗赞一声这小子言语谨慎,接着说,“如果你面对的是十年影妖,百年石妖,千年七彩花妖,可有几成把握?”

  吴传生思索片刻,答道,“十年影妖与百年石妖我有十成把握,至于这七彩花妖,我的把握至多三成。”

  “原本我还不以为意,不过这一比较下来,我才相信,这个姜若雨的确不俗啊。”黄天阔幽幽的说道。

  “难道姜若雨闯这三妖之罚了吗?结果怎样?”吴传生很聪明,听到黄天阔刚刚这句话立刻就明白了。

  黄天阔看了吴传生一眼,慢慢的说道,“我刚刚所说三妖,这个姜若雨尽皆闯过,且安然无恙。”

  吴传生听完面色一滞,心中暗道,这姜若雨貌似比他还小几岁,安然无恙的闯过,这可能吗?

  黄天阔见吴传生那难以置信的表情顿时心中苦笑,有些他还没有说出来,比如说姜若雨干掉了影妖,再比如说,姜若雨不仅摆平了七彩花妖,并且解除了黄伯虚的烙印而将其放走。若是这些他再说出来,恐怕这个驯妖吴家天才所受打击会更深。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