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一十八章 还有谁不服?

寻情e记2020-04-14 20:48: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易千钧吐了一会儿,稍许缓过来些,立即推开车门冲了出去。.vodtw.co开几步,转身指着车里的林星咆哮道:“我他妈再也不坐你的车了,你你是个疯子疯子”喊完之后,转身迈开大步踉踉跄跄向山下跑去。

  “额这是你自己改的车,又快又稳,改的挺好的啊。难道这货只会改车,不敢开快车”望着易千钧远去的背影,林星纳闷的喃喃道。

  “你对,说你呢,你把车往前开点,地上全是大个子吐的脏东西。”江南雨终于从连番的错愕中缓过神来,弯下腰向驾驶座上发愣的林星摆手道。

  “喔”林星应了一声,把桑塔纳往前滑了一小段距离,避开了地上的呕吐物。

  江南雨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来,不客气的说道:“你朋友把我鞋弄脏了,你负责补偿我,把我送到市区。对了,你车上有餐巾纸吗”

  林星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反手从后座上拿过纸巾盒递给她:“市区大了,你想去哪儿”

  “中山路建国路路口就行了。”江南雨抽出几张纸巾,弯腰擦着靴子上的呕吐物。擦了半天没见车子动,疑惑的看向林星,见他正盯着自己的腿发呆,一下皱紧了眉头,直起身怒道:“你看够了没再看姑奶奶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到底开不开车不送我我就自己走。”heiyaпge醉心章、节亿梗新

  “送,当然送了。”林星讪讪的转过头,开动了桑塔纳。心说你这小辣椒个子这么高,腿又这么长,而且还穿着丝袜一身赛车女郎的打扮,换了哪个男的不得多看两眼啊也就是哥们儿怜香惜玉,不然你要是能平安的回到市区,哥们儿就改跟你姓

  经过测试,林星对新改装过的桑塔纳非常满意。所以他心情好得不得了,一路上愉快的吹着口哨。

  江南雨倒是觉得他的表现有些出乎意料,怎么车一开,他就看也不看自己了哼哼,肯定又是一个装逼的伪君子,姑奶奶才不上你的鬼子当呢

  由于样貌出众,身材高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江南雨的追求者就不计其数。长这么大,她早就见过各种道貌岸然口花花的伪君子和真流氓。

  之所以肯上林星的车,一方面是因为凌晨时分在北郊确实很难打到的士,就算打到了,司机也未必不见色起意;左右都是恶心,那就干脆挑个送上门的,况且这家伙斯斯文文,长得还不错。反正姑奶奶包里有的是各种对付色狼的家伙,敢动歪脑筋,那是你自己找倒霉。

  另一方面,江南雨对林星和他的座驾感到非常好奇。从小在华城长大,老爹江峰又是开车行的,城里这帮喜欢玩儿车的傻帽自己哪个没见过啊。这小子面生,而且他这辆普桑似乎改的也太霸道了些,恐怕连自己老爹都没能力办到。

  “哎,你怎么不说话”江南雨见林星一路都目视前方,悠哉的吹着口哨,终于忍不住问道。

  “啊说什么”林星讶然道:“咱俩有共同语言吗”

  江南雨为之气结,双手抱在胸前,再不说话了。两个人相处就怕这样,一个对另一个有兴趣,另一个却浑不在意。这种情况江南雨以前经常遇到,不过都是男人对她有兴趣,她不理对方罢了。

  车子停在中山路和建国路口,林星才转过身向江南雨摆摆手道:“拜拜。”

  “我靠,你是不是男人”江南雨彻底被打败了,下车吼了一声,狠狠的摔门离去。

  “额我当然是男人,不过这辈子我想做个好人罢了。好人是不应该和一个半夜在山上飙车的小太妹有交集的。”林星喃喃说了一句,发动车子向家中开去。

  “阿星,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刚轻手轻脚的打开防盗门,张倩的声音就把林星吓了一跳。见倩姨仍穿着那件黑色睡裙坐在电脑前,愕然反问道:“你该不会是一晚上都没睡觉,一直在弄网店吧”幸亏张倩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不然林星还以为她通宵是在和人视频果聊呢。

  “哪儿有,我才刚刚起来,开电脑看看昨天晚上有没有客户下单。”

  “6点还不到呢,你起的也太早了,以后别这么辛苦了。”林星有些心疼的说道。他本来想告诉张倩,自己刚刚挣了几十万,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有干劲是好事,至少等倩姨习惯了做网店后,就再不会干回老本行了。“倩姨,没事儿我先进屋睡觉了,折腾了一晚上,有点累。”

  “嗯,那我等你起来再做饭。”

  回到里屋,林星从身上摸出那把从女扒手那里顺来的小刀,坐在床上把玩了一阵。觉得无论是比重和锋利程度,都比狼牙差了一个级别。当然,比起张倩的那把水果刀来,要强的多了。

  “有总比没有强,既然跟了我,那得给你起个名字。叫你什么好呢”林星想起刚才在盲龙山上的极速快感,决定给自己的新哥们儿起名叫“破风”。

  将破风刀在手里抛了抛,心里想着等睡醒了,得去附近的修鞋摊儿给它弄个刀套。不能像今天似的,总把它放在烟盒里了,这还没怎么动,就把烟都绞碎了。

  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林星决定这两天什么也不干。好好在家里睡睡觉,上上网,再帮着倩姨把网店完善一下。

  把破风刀放进床头柜的时候,林星忍不住多看了蓝宝石一眼,见它还是和以前一样蓝莹莹的没什么变化,也就没去管它。三两下脱个精光,在空调的舒爽冷风下,很快就沉沉睡去。

  为了能一觉睡到自然醒,林星把超级左耳调成了静音模式。因此他不知道,此时客厅中的张倩,正坐在电脑前,双手上下翻飞的快速敲打着键盘,而且每次手指落下的时候,都特意按的很轻,尽量让键盘发出的声音降到最低。

  城中某个棚户区的一间小平房里,李小花和张若梅彻夜未眠。

  张若梅抱着胖乎乎的肚子,在木板床上翻来覆去哼哼了一夜;而李小花则坐在饭桌前,用没有打石膏的左手抓着一杆铅笔,在一张纸上画着什么。

  天亮的时候,李小花站起身,将画好的纸拿到床边:“梅子,先别哼哼了,你看看我画的像不像那个王八蛋”

  张若梅捧着肚子坐了起来,朝纸上的画像看了几眼,说:“像,太像了,简直和那个王八蛋一模一样。花花,没想到你左手也能画这么好,简直能改行当画家了”

  “当你妹个画家。”李小花恨恨的将画像拍在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咬牙切齿道:“等联系上老大,就把画像交给她,一定要她帮我们做主,让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血债血偿”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