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四十章 :自省

寻情e记2020-04-13 08:08: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朱将军,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

  朱纯精神一震:“主公但请吩咐!”

  王冲道:“如今除了巢县,巢湖其他地区都还尚未归顺,我要你带着郑宝、张多与许干的人头,以及三千士卒前往各县城纳降,并查没张多与许干的家财,顺便将其家人押来巢县,到时他们将与郑宝家小一并被公开处决,三日之内,我要在巢湖所有城池上方都挂上我锦帆的旗帜,记住,我只要结果,不要过程,不知你可能做到?”

  朱纯闻言心情激荡,王冲话中‘只要结果,不要过程’这八个字,代表着自己在接下来几天里完全可以权宜行事,朱纯没想到自己才刚刚投诚,王冲便给予了自己如此大的权力,当下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主公放心,末将定不辱使命!”

  “很好!”王冲点点头,看了刘晔一眼,“子扬,你也一道随军出征吧,也好帮朱将军一把!”

  “诺!”刘晔不假思索的应道。

  瞬间,朱纯的心便凉了一半,王冲特意安排刘晔跟着自己,目的显然没那么单纯,更多怕是以监视自己为主。

  不过细细一想,朱纯倒也释然了,毕竟自己才刚加入锦帆,除非王冲的脑子秀逗了,否则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

  于是朱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出色的完成这次任务,好让王冲看到自己的能力。

  朱纯跟李涛不同,他的出身与成长坏境,让他养成了极大的功利心,从小到大,他父亲便一直在灌输他无论如何都要出人头地的思想,好让当年将他们驱逐出丹阳的主家后悔莫及。

  朱纯完美的传承了父亲的仇恨与意愿,他渴望功成名就,要不然之前也不会答应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郑宝出任巢湖都尉,实在是他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往上爬的机会。

  一般功利心重的人做起事来往往会不择手段,这是个缺点,也是个优点,只看你如何使用,只要你运用得当,那绝对是利大于弊的,至少这样的人敢拼,敢冲,无所畏惧。

  或许有人会说,这样的人忠诚度往往都不会太高,其实不然,只要你对他保持足够的重视,不至于让他心灰意冷,他对你的忠诚,甚至会比绝大多数部属都要高出许多,其中魏延就是最好的例子。

  魏延的功利心也很重,但他的忠诚度并没有任何问题,在历史上,刘备封魏延为汉中太守时,群臣哗然,可事实证明刘备的选择是正确的,魏延干的很不错,多年来将汉中守的固若金汤,至于诸葛亮说他脑后有反骨,纯粹就是扯淡。

  诸葛亮为人谨慎,但凡有风险的战略,往往会弃之不顾,而魏延偏偏善用奇谋,每次提出的意见都有一定的风险,两人政见不合,矛盾自然丛生。

  魏延性子高傲,诸葛亮屡次三番否定自己的决策,魏延心里肯定不爽,而诸葛亮身为蜀国丞相,位高权重,整个蜀国上下哪怕是国主刘禅也对他言听计从,唯独魏延屡屡与自己作对,他又不是圣人,心中又怎会没有芥蒂?

  所以说,诸葛亮会诋毁魏延脑后有反骨,其实再正常不过。

  如果把诸葛亮换成是同样善于用险的庞统,两人相处起来定然会非常的合拍融洽,只可惜庞统死的早,一切也只能是如果。

  ——————————

  朱纯与刘晔并没有耽搁太久,很快便率着三千士卒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巢县,王双也随之北上合肥,欲将留在合肥城中的六百骑兵带回巢县。

  没过多久,与王冲约定好今日一起出兵的甘宁,也领着诸葛瑾以及七千士卒抵达了巢县。

  “兄长,子瑜,你们俩可真让我好等!”再一次见到甘宁与诸葛瑾,王冲心情大好,至少有七千锦帆嫡系坐镇,王冲便再也不用担心巢湖一带会闹出什么乱子。

  “哈哈,少林,几日不见,你可是做的好大事啊!”

  甘宁笑声爽朗,上前与王冲来了个结实的拥抱,兄弟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冲转头看向诸葛瑾,笑道:“子瑜,你之前出使皖城可是立下了大功,要不是你成功蒙蔽了刘勋,让我们得到了这么长时间的缓冲,我锦帆又如何能有今日?”

  诸葛瑾谦恭道:“此不过瑾分内之事,又谈何言功?”

  “你啊你,怎么还是这般谦逊?”

  听得诸葛瑾的回答,王冲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随即拿起桌案上的诏书,朝诸葛瑾晃了晃道:“子瑜,如今半年之期未至,我已经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回,你总该安安心心留下来为我锦帆效力了吧?”

  诸葛瑾轻轻笑了笑,事实上哪怕没有这份诏书,他也早就决定留在锦帆了,因此面对王冲的追问,诸葛瑾没有任何抵触,当即对王冲行礼道:“诸葛瑾,拜见主公!”

  王冲闻言哈哈大笑,上前一把扶起诸葛瑾道:“子瑜之于锦帆,犹如汉之萧何,股肱之臣也,今得子瑜相助,我锦帆大业必指日可待!”

  一听王冲将自己比作萧何,诸葛瑾顿时压力山大,连道不敢,毕竟诸葛瑾性子谦卑,可不像他老弟那么自信心膨胀,常把自己比作管仲乐毅。

  王冲拍拍诸葛瑾肩膀道:“子瑜,我锦帆向来有功必赏,之前你独自掌管锦帆后勤,劳苦功高,今日我便封你为别驾从事,助我掌管淮南之地!”

  诸葛瑾深吸一口气,应道:“诺!”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诸葛瑾早就知道王冲在成为淮南太守后,自己的地位也必将随之上浮,可是别驾从事这么高的官位,却多少是他他始料未及的。

  不过诸葛瑾也很清楚,以锦帆目前的情况,的确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担当这个位置,所以在王冲下达任命之后,他心中虽然惶恐,但是并没有拒绝。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诸葛瑾的性格,那就是不争,一切都随遇而安,不论王冲给予他怎样的官职,他都能够欣然接受。

  当然,不争并不代表他没有担当,事实上恰恰相反,关键时刻,诸葛瑾还是很靠得住的。

  封完了诸葛瑾的官职,接下来自然就轮到了甘宁。

  王冲目光真诚的看着甘宁:“兄长,一世人两兄弟,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锦帆,永远是你我兄弟二人的锦帆,这一点,哪怕是到我死的那一天也不会改变,所以,我今日便封你为锦帆都督,掌管锦帆军事,只要是军中事务,兄长日后皆可一言而决!”

  王冲的信任让甘宁感动不已,当下重重的应道:“诺!”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