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三十九章 特异能者!

寻情e记2020-04-13 09:48: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c_t;澄明水?!

  莫七一头雾水。【】[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

  “嗯,这只是俗世的称谓,佛家曰‘佛陀泪’。清灵转轮心如此恶毒戾气的东西,必须要用至纯至善的东西来化解其戾气。而佛陀的眼泪是大慈大悲之物,是用来化解清灵转轮心恶毒最好的东西……只不过连佛乡都已经消失了千年,有哪里来的佛陀泪?”

  风葵说着,言语间不由透着一丝惆怅。莫七亢奋的情绪迅速冷落下来,追问道,“婆婆,除了佛陀泪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净化这清灵转轮心了吗?”

  “这个婆婆就不知道了……你也不用气馁,以你的机缘造化,以后也许会有其他的办法来化解。何况这清灵转轮心的前主人九蜵的实力可是突破了风雷劫,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净化了此物,想要完全征服也是极难的。”

  莫七只好叹一口气,将清灵转轮心收好,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好吧!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下要集中‘精’力提升培元道的实力了!”

  他闭上眼睛,那一张仿佛千年寒冰一般的绝世容颜毫无征兆地又跳了出来,隔着很近又很远的距离,静静凝望着他。莫七也不说话,他明白这是幻象,可是看着,看着,心竟然开始疼了起来。

  唉!

  叹一口气,莫七摇摇头,脑海中的影子如同吹皱的湖水登时碎裂开来。如同仙境一般的九级培元阵浓郁的培元气,也在此刻宛如雾气一般将他吞噬。

  玄风学府。金阁。

  墨黑的长发随着微风轻拂,盛夏的午后,烈烈的光线从枝叶的罅隙坠落下来,洒在一张令人怦然心跳的脸庞上。这是一张比‘玉’更无暇比冰更冷漠的脸,无可挑剔的五官,原本有着最动人的柔美,却无端端地让人又不敢靠近。

  冷渊庭畔,一阵低低的猥琐笑声和杂‘乱’的脚步声突然传来,惊的依树而立的少‘女’颤动了长长的睫‘毛’。

  “哟——!”

  一脸邪气的少年突然将视线聚拢过来,对准了假寐的少‘女’,“叶大美人好情趣,我们也来纳凉纳凉,不知道是否打扰啊?”

  说着,另一位少年却极为小心,“唉!小心踢到冰山!”

  “怕什么?她现在实力倒退,不过离尘境而已,我一只胳膊就能把她制的服服帖帖!”

  邪气少年丝毫不在意,聒噪的声音也让假寐的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黑冷之极的眼眸,即使在这样一个燥热的盛夏里,也像是一股冰泉陡然淋了两个少年一身。

  “滚!”

  少‘女’不给丝毫面子,又冷又直接。

  那邪气少年登时怒不可遏,周身培元力爆发出来,在头顶凝结出一层罕见的培元云,云涌翻滚间,周遭的光线登时黯淡了下来。

  如意境顶峰!

  “你还以为你是从前的金榜第一?可曾想到从前被你正眼也不瞧的我们,现在可以凌驾在你的头上?给你一次机会,把衣服全脱了reads;!”

  赤‘裸’‘裸’的威‘逼’伴随着涌动的培元云而来,叶馨秀美深蹙,从未遇到这种挑衅的她也是杀气骤生,掌心一翻,霜白‘色’的长剑赫然显出。

  “再不滚就死!”

  “臭丫头到了这般田地还拽什么?看我亲手扒光你的衣服!!”

  邪气少年狞笑一声,身形急速窜入培元云中,云层涌动,忽而一分为四,四瓣云层同一时间笼罩而来。

  “慕云诀·巫山**!”

  风,雷,雨,电,四种力量齐齐从云层中迸发而出,尽管是缩小版的自然之力,然而周遭的巨木瞬间崩裂,这股强大的力量令人不敢轻视。若是在以前,这种程度的攻击叶馨看都不用看,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此刻只有离尘境渡期的她,无法抗衡这种力量。

  嗡——!

  冰神剑出鞘,奇寒剑气登时在她周身构筑一道冰盾,风雷雨电四重攻击同时作用下,只是一击就裂开大半。

  惊呼声中,叶馨再也没有了好整以暇,极为狼狈地躲闪着对方附骨之疽的一般的培元云,脸‘色’铁青。

  “哈哈哈哈!怎么样?现在知道小爷的厉害了?今天非要扒——啊!”

  话没说完,那邪气少年的脸忽然涨的通红,嚣张的培元云也顿时烟消云散,他双手死死卡住自己的咽喉,一张脸变得极为惊恐和青紫起来。

  赭‘色’大氅随着风轻轻扇动,一头暗红‘色’长发的少年鬼魅一般出现在他身后,麦‘色’的脸上是一种冷漠的近乎无情的笑意。

  “扒什么?要你爷爷我扒你的皮?!”

  “木——木棠!”

  “还不错,没忘记你爷爷的名字!”

  木棠冷笑起来,旁边那位少年同党原本是要动手的,看到木棠立刻吓得掉头就跑reads;。

  “你以为你金榜第一就无敌了?”

  邪气少年被木棠勒的几乎惨无人‘色’,可是眼中的狰狞却越来越疯狂,就见他的脸上急速地密布出大片的诡异咒文,这些咒文出现的瞬间,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登时将木棠冲了开来。

  “嘿嘿嘿嘿!你知道什么是力量吗?这才叫力量!!”

  邪气少年此刻仿佛从地狱中走来的恶鬼,长发倒竖起来,双眼赤红,已经失去所有的理‘性’。而他的力量也跟着急速提升。

  木棠一皱眉,身形恍惚,已然栖身在对方背后,双掌以佛印手势拍在其天灵和太阳两‘穴’上,顿时大片的咒文迅速褪去,他的脸也恢复了苍白,双瞳逐渐清晰。

  “滚!”

  木棠抬起一脚直接将其踢飞,直到目不能视,这才转过身来。

  披头散发,有些狼狈的叶馨半靠着树干,暗紫‘色’的短裙遮不住高挑身材,过膝的黑‘色’裹‘腿’袜被树枝刮破了好几个‘洞’,此刻正是‘春’光外‘露’的香‘艳’时刻。木棠将目光从叶馨绝好的身材上移了开来,使劲闻了闻空气中特有的馨香,缓缓走到她的身旁,望着远处的云海‘浪’涛。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木棠要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一定非你莫属。可惜你已心有所属。其实我也没那么差啊,给个机会?”

  木棠坏笑着挑逗着叶馨。叶馨白了他一眼,也就不言语,风吹动她凌‘乱’的发,‘露’出大片白皙的脖颈,她的侧脸在这一刻竟是如此动人的完美。

  “你的实力怎么会倒退到这般田地……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是你修炼了什么东西岔了么?”

  木棠换个话题,见她依旧不搭理,只好叹口气,“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你为何还不回殇云宫去?以你的家世,让你迅速恢复并急速提升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么?现在的玄风学府已经变成了魔窟了……”

  阳光像是金‘色’的手,轻轻抚‘摸’着叶馨的脸,她眺望远方,似乎恍了神一般。

  “唉,又不说话了。听你说一句话真的很难啊!其实你的声音真的很对我胃口,冷冰冰的,我一向对冰山‘女’王最没辙了!”

  木棠叹息道,眼神中飘出一缕玩笑。叶馨微微侧脸看了看他,发觉他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至少在这样一个魔窟中,他们是为数不多的还能不被污染的学生。

  “是啊,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呢?”

  叶馨似是自言自语一般低声念着,“从殇云宫到这片东陆已经三年多了,离开家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无论什么,要试着完成一件事……可是无论是什么,似乎都没有完成呢。武学一途心思庞杂,导致进度受阻,现在更是不进反退……心灵的目标似乎也越来越模糊了,不知道未来究竟要做什么。不喜欢殇云宫里压抑的气氛,更看不惯为了利益彼此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生存模式……可是无论走到哪里,似乎终究都避免不了。”

  木棠长长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呼了出来,微微侧身与叶馨一样依靠在树干上,双手慢慢放在脑后,眯缝起眼睛来,透过树叶罅隙望着烈烈光线中的天空,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来。

  “其实你想多了。总是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这个世界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的,从古到今,而我们自己终究只是浑浊的沟渠里无法逃避的小鱼小虾。有的人选择逃避,比如你。有的人选择以更残酷的方式拼命立在沟渠的顶端,比如我……虽然我做事情一向不择手段,但是目的都是一样,我们都不想成为沟渠中被淹没的小鱼小虾。”

  木棠的脸一半在‘阴’影中,一半在刺目的光线中,就像是这个世界每一个人所拥有的不同的脸。

  “你心中最大的羁绊,就是莫七。”

  他忽然说出这一句话来,惊的叶馨双目森然的扫‘射’而来,眼中的静湖登时‘乱’作一片。

  “你不是一个能轻易付出的‘女’人,可是一旦你付出了,就表明你心中对那个人已经爱到深处。就像你在老鼠‘洞’里对莫七付出的一切。”

  叶馨红‘唇’张开,她没想到木棠居然也在大雷泽地下试验基地。

  “你知道多少?!”

  “唔……差不多全部吧!”

  木棠耸耸肩,“不是我故意要看的,是不小心……本来我也不知道那是‘云魂天绝’,要不是我身——”

  叶馨的脸‘色’重又恢复极致的冷漠,她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闭嘴!我本就没有付出什么……一切都是天意。”

  唉。

  木棠再次叹一口气,眼神变得有些邪恶起来,“那小子真好命啊,命好的我真是羡慕嫉妒恨!看你这么讨厌他,过些时候的‘霸剑决武’总会,我一定将他干掉!”

  叶馨眉头一皱,想要说什么,又将脸撇过去,过了一会儿,小声却十分肯定地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他。”

  木棠摇摇头,搔搔脑袋,苦笑起来,“叶大小姐,有时候我真是‘弄’不明白你啊。明明喜欢他,却又不告诉他,为他付出了许多,却拼命又不让他知道……‘女’人的心真是海底针啊!”

  说着,忍不住又长长地看了她一眼,“他和那个白姑娘倒是十分相爱……嗯,或许是你害怕破坏别人夫妻和谐?”

  他自己先忍不住笑出来了,见叶馨的脸更加冰冷,这才适时打住,“有一件事倒是要拜托你,我师父希望能见一见殇云宫的天地二老——其中一位即可。”

  “你师父?为什么?”

  叶馨奇道。

  “因为不久后的‘霸剑决武’总会,就是魔王复活的时候,殇云宫天地二老执掌殿云司,对于星象预演更是其中翘楚,恐怕早已有所察觉。然而菩提六域中偏偏有人对此事置若罔闻,甚至想要从中谋利!我师父乃是六域名人,与天地二老是旧识,恐怕叶大小姐也是认识的。”

  木棠说着,整个人的气息陡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仅是整体的实力暴涨,就连五官轮廓也开始重组一般异动起来。叶馨看着渐渐变作另外一个人的木棠,忽然惊呼了出来。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