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五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寻情e记2020-04-15 18:28: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虎渡河一战,潘轼大败,不仅丢失了三江口的防守权,还折损了近五千的兵马,这对于军事力量刚刚才有起步的荆北军来说,无疑是场迎头痛击。贾和对潘轼的不听劝谏、孤军深入给予责罚,依照军法撤其主将之职,降为校尉,命郭琰接掌南郡兵马,以金由为先锋,张彻为行军司马,陆瑜为监军司马,出兵华容,抵御王淼大军。

  陆瑜让金由领三千兵马先行,前往华容道关山口处布防,再命夏侯钦、吴瑁各领两千兵马,驻扎在两河岭跟瓦屋台,三处互为掎角之势。大营安扎在离华容城外二十里处的三汊河口,粮草及军械屯于竞陵,而沿江的防守线还是交给了潘轼,毕竟放眼整个荆北,水战无有能及其者,也相信他经此一败,能够有所收敛。

  现摆在王淼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能走,第一,就是率水师沿长江直上,同荆北水师最为精锐的襄阳战舰正面抗衡,胜则一战而定;第二,就是走陆路,从关山口进入华容道,攻打南郡东门。

  王淼决定不下,问计于桑济,应当如何?

  桑济观敌军水路阵势,道:“潘轼所领的荆襄水师,实力强悍,若与之正面抗衡,胜负难料,若不胜,则江夏那边必定趁势来攻,届时长沙危矣。”

  王淼点了点头,道:“如此的话,那便守着三江口,集合陆军所有兵力,攻打关山大营,据我所知,荆北的陆军有七层都是新兵,没有什么作战经验,此一役,我必胜之,拿下南郡。”

  三日后,王淼以洞庭水师右校尉卓安为先锋将军,领步军三万,马军五千,进驻北台下寨,与金由的关山大营相距三十里。

  次日,卓安引八千兵马来到关山口,见荆北军据高地而守,漫山旌旗,军阵严整,故不敢强攻,只叫将士们于山下叫骂,逼金由出战。金由只当是没有听见。如此相拒十数日,双方皆未敢轻易动兵。

  时一月寒冬,大雪纷飞,冷风刺骨,铁甲凛冽。驻扎于山下的荆南军已有冻死之骨上百具,卓安担心如此下去,会影响军心,故请王淼先下令退兵,待来春时再打。

  王淼驳回了卓安的请求,如果这次放弃三江口防守权的话,那下一次再想渡江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关键是距离开春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夜长梦多。

  不得已,卓安只能想办法攻下关山,山上有树林可以遮风,有足够的木材可以取暖,进可攻退可守,否则这个冬天他们根本挨不过去。卓安派校骑十二名,查探是否有小道可以上山。两日后,校骑回报,探得关山东面有可以上山的路,只是堆满了乱石、长满了荆棘,需要些许时日来做清理。卓安大喜,另编了五十人队伍,带上足够的粮食,昼伏夜出;自己还是像往常一般,隔三差五的前去敌营叫阵,以此吸引金由的注意。

  金由命令诸将,道:“给我严防死守,谁敢擅自出战,按军法处置。”

  副将向义担心道:“将军,我看敌军阵势不像是要进攻的样子,反倒有些欲盖弥彰,其中怕是有诈。”

  金由如此思虑,觉得所言非虚,问道:“说来听听,有何诈?”

  向义摇了摇头,回道:“末将不知。”

  经由向义一说,金由心里不免起疑,每天都会上高台眺望荆南军的大营,并派遣斥候前去探报,除了不时会有冻死的军士之外,并没有任何发现。隔天,有校骑报之金由,说:卓安久攻不下关山,引起了王淼的不满,故而对其施压,卓安因此思虑成疾,又染风寒,病倒在了大营,王淼大怒,撤其主将之职,现已回了长沙。

  金由问道:“现主将何许人也?”

  校骑回道:“姓侯,名央,现任长沙水司司马。”

  金由又问:“可有功绩?”

  校骑回道:“并无任何功绩。”

  金由断言道:“明日侯央必定来攻,传令各营备战,将其一举歼而灭之。”

  向义提醒道:“将军,陆监军有令,不得出兵。”

  金由摆了摆手,道:“所谓审时度势,顺势而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今敌军已乱,其必败矣,此一战必将大获全胜,何足虑哉,照我命令行事即可,若不胜,则我一人担当,自会去向主公请罪。”

  向义劝道:“末将倒不是担心明日胜负问题,而是如今的律法过于严厉,法出陆瑜之手,现又为三军监军,就算将军您明日打赢了,也不免要被责罚,所以末将觉得,还是先请命再出兵吧。”

  金由抬手打断,道:“不必了,你以为我这一个月来闭门不战是怕了陆瑜那小子吗,我只是在等一个战机罢了,明日你就给我守好大营,看我如何破敌。”

  向义劝其不住,只得受命。

  隔天,侯央果然引兵来攻,浩浩荡荡,足有一万人马,摆四方阵,列整于山下。旌旗围处,一骑纵出,虎目张须,豹体狼腰,便是侯央。

  侯央朝山上叫道:“嘿,龟儿子,都缩壳里一个多月了,还不伸出头来透透气吗?”

  金由哼道:“无能鼠辈,安敢上来乎?”

  侯央扬刀一指,高声道:“将士们听令,给我冲上去,斩了那龟儿子,先登者,重重有赏。”

  令声一下,三军齐动,涌向关山。金由冷笑,骂了声莽夫,便叫军士断木、抛石,砸向敌军。荆南军还未到半山,便已死伤千余人。侯央见士卒已经心生胆怯,当即下了马,拿过一面盾牌,大叫着望山上冲去,不会便已当先在前。士卒见状,哪敢后退,越发奋勇。

  金由指着侯央,道:“给我砸死他。”

  几名士卒挪来巨石,滚向了侯央。侯央见了,弓步拉开,身体前倾,举盾顶住。“咚”的一声闷响,巨石撞在盾牌上,竟被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霎时间鼓声雷动,荆南军士气大涨。眼看着敌军已经快要攻上山来了,金由即率前营,杀了过去。

  漫山遍野全是金戈之声,草木寸土尽染猩红鲜血,在白茫茫的景色之中,绘成一副残酷而又华丽的画卷。

  正待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之时,向义自后方狼狈赶来,禀报金由:“将军不好了,卓安不知何时率军出现在了后方,打得我军措手不及啊,关山保不住了,将军快撤吧。”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