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三十七章 11 叫浪哥

寻情e记2020-04-13 13:08: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烤好了,可以吃了。”

听到沐阳这么一说,早已咽了无数口水饿得眼冒绿光的莫小器,几乎用抢的速度伸手接过了沐阳递过来的一只烤山鸡和三张抹着山鸡油被烤的松软香甜的烙饼,张开大口猛啃了起来,一边被烫的直吸气,一边直呼好吃,本来挺大的一双眼快眯成了一条缝,幸福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小器,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被沐阳这么突兀的一问,莫小器停下了手中撕扯烤山鸡的动作,表情变得有些茫然,过了良久方才悠悠的说道。

“本来我离家出走是想闯出一番名堂给我老爹看,但一时冲动之下并没有定下什么目标就出来了,没想到现在技不如人被一伙山匪给抢了个精光,就连我老爹交给我的传家宝也被抢走了,我又有什么面目回去见我老爹啊。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着说着莫小器的眼中泛起了泪光,头也渐渐低垂了下来,整个人显得很沮丧、很无措。

“那你的传家宝呢,不去夺回来吗?”

“夺回来?唉......”

莫小器眼神一黯,轻叹着摇了摇头,满脸绝望的闭口不语,在沐阳不断的追问下,莫小器方才道出了原由。

原来当流山盗追上莫小器的时候,他便听那些喽啰们称呼将他打倒的那名引气镜巅峰的古武者为三当家的,这就证明流山盗中应该还有两位修为更高更厉害的头领。

而当那批人离开的时候,莫小器隐约的还听到他们在谈论说附近有个人数不少的大村子赵家庄不愿听从号令奉上财物和女人,正准备整顿人马要去将赵家庄之人尽数屠灭,以作杀鸡儆猴之用,既然流山盗能够做到此等灭庄之事,由此可见他们的人马也不在少数。

莫小器虽然很想将自己的传家宝给夺回来,可是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去找流山盗,这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可他又开不了口让刚刚相识的沐阳出手帮他,更何况即使沐阳出手帮忙,他们两人能够成功的概率究竟能有多少他也不清楚,所以他绝口不提要沐阳帮忙。

“屠庄!!!”

听到流山盗要去屠灭孙家庄,沐阳一下子联想到了三年前自己村镇的遭遇和现在还重伤未愈的父亲,感同身受的他心头莫名冒出了一股戾气,眼中寒光一闪猛的站起身来,本是想安慰莫小器而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也不禁用力一抓,连带着莫小器也被他带着站了起来。

“小器,我帮你!事不宜迟,我们今晚便去流山盗那里探探底,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吗?”

“哦......啊!!!”

被沐阳用力捏着正疼的龇牙咧嘴的莫小器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惊喜的大叫道:“阳哥,你说真的?”

“当然!流山盗这祸害我没碰上就算了,既然我碰上了就绝不会坐视不管的。小器,你敢去吗?”

“我当然敢!”

莫小器激动的大叫道,但是没一会儿他又有些垂头丧气起来,原来他并不知晓流山盗的巢穴在什么地方,就算沐阳现在愿意帮他,可也根本找不到位置又谈何报仇呢。

知晓原因的沐阳也是皱着眉头,不过当他问莫小器是否还记得自己遭遇到流山盗的地方在哪里,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案后,心中便有了些把握。

这三年来,沐阳向村镇中的各个打猎高手学了很多关于追踪的经验,又在山林中磨炼的这么久,追踪的技巧早已是炉火纯青了,只要能找到流山盗所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他便有把握能够找到他们。

而且他也并不是那莽撞之人,本就打算今晚如果找到流山盗的巢穴也先是摸一下对方的底,假如能够力敌的话便在那里大闹一番,如事不可违就先行退回来再另谋他策。

这一下,莫小器方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咧开嘴不住的傻笑着,看着沐阳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满腹的感激之情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行了,别傻乐了。赶快填饱肚子我们出发,把你被抢走的东西给抢回来!”

“好!等小爷吃饱了,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抢光他们,抢!光!他!们!哈哈哈!!!”

心情激宕的莫小器将积郁在心中的惆怅之气一下子全都激发出来,猛的仰天一声大吼,栖息在附近树枝上的许多鸟儿都被他的声音震得飞了起来,无数拍打着翅膀的声音和莫小器的吼声交杂在一起,久久回荡在林子的上空。

“哼!两个狂妄的小贼也敢在这大放厥词,今天就先将你们两个拿下再说!”

一声冷冷的爆喝打断了莫小器的笑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携带着破空声的身影飞速而至,几乎在瞬息之间一个裹挟着凝练元气的拳头便逼近了莫小器的身前。千钧一发之际,反应迅捷的沐阳一把将还有些呆滞的莫小器推开,飞快聚气于掌拍击在了袭来的拳头上。

一时间拳掌交击,两道元气碰撞所产生的气浪将一旁的营火吹得闪烁不定忽明忽暗,反震的力道使得两人各自退了一步,竟是势均力敌之势。

“劲敌!!!”

这两个字同时在双方的心中响起,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古武境界与自己不相伯仲。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们?”

被吓了一大跳的莫小器跳将起来,怒气冲冲的指着对方大叫道。而沐阳则微微移动了一下身形将莫小器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眯着双眼仔细的打量着来袭之人。

这是一名肤色白皙极为俊逸的少年,年纪看上去和沐阳差不多,个头比他还要高上一些,虽然身上穿的只是粗布所制的白衣,但其身上却自然而然的发出一股逼人的英气。

此时他俊朗阳光的脸上遍布寒霜,完全没有理会莫小器的问话,自顾自的右手往他背在背后的一只长条形铁盒上一拍,一根约一米长通体为亮银色雕刻着精美花纹像似用精钢所制的短枪落在了他的手中。

只见他将手一抖,不知怎得那杆短枪竟然直接变为了一根两米多长的长枪,随后这名少年一言不发杀气腾腾的继续举枪杀了过来。

白衣少年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举动也有些激怒了沐阳,他浑身气势一涨,掌心劲力一吐拍击在插立在他身边的剑鞘上,剑鞘内的宝剑破鞘而出,沐阳一把握住剑柄迎了上去。

丁零当啷一阵急促的乱响,转眼之间两人已经交击了十几次,一旁的莫小器已看得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双脚也不自知的往后挪了两步。两人每次交击碰撞后所泄露出来的元气将两人脚下的地面弄出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浅浅划痕。

一番试探下来,谁也无法压制谁,沐阳及白衣少年身上的衣裳均有些细小的破损,这时沐阳发现自己手中四品凡器的宝剑在微微的颤抖着,便知对方手中的兵器品阶绝对要比自己的高上不少,如果再经过几次这般硬碰的话,恐怕手中之剑便会不堪碰撞而碎裂开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所冒出的无穷战意,沐阳将手中剑甩入剑鞘之中,从怀中取出了被包裹在毛皮中的那把巨齿匕,两人都不再保留,各自使出了压箱底的古武技。

五灵枪决之金诀—灿若繁星!

白衣少年挽了个枪花,凝气聚于枪上爆喝一声使出了一招,只见数十道枪影同时显现,每一道枪影的枪尖之上都冒出了一点金光,就如同一小片闪烁着绚烂金光的星空出现在沐阳的眼前,美丽之中暗藏着杀机,这每道枪影竟然都是实招。

避无可避之下,沐阳眼神一凝,还好萧问将他所知的四式不屈剑法全都教给了沐阳,这其中便有一式是与这白衣少年所使的枪招相似的剑招,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急速运转体内元气以巨齿匕作剑迎击而上。

不屈剑法—指不胜屈!

同样是数十道的匕影挥洒而出,单看数量竟比白衣少年的枪影还要多上几道,只是缺少一些光彩,在招式的华丽程度上要略逊一筹,而且招式的威力似乎也要若上一些。

枪匕对击,元气相互猛烈碰撞,周围几颗一人粗的树直接被散逸出来的元气弄得拦腰而断,他们身后的莫小器在硬抗了一记元气波动后,很是老实的撅着屁股趴在了地上不敢再站起来。

因匕影较多,遗漏出来的几道匕影将白衣少年的右手衣袖绞成了碎布条,手臂上虽然有自身元气保护但也添了几条浅浅血痕。

而白衣少年的枪招则胜在更为精妙高明,在枪影上的元气凝聚度超过了沐阳,反震过来的力道使得沐阳内腑有些隐隐发闷。

分立开来,双方的脸色更加凝重,一旁趴着的莫小器抬起头张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

在这古武技的对决上,两人居然依旧是平分秋色。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