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三章 :它正在扭曲

寻情e记2020-04-15 21:48: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喀喀喀……”

  曹应龙牙齿打颤,鼻梁满布细汗,整个壮硕身躯如同布偶一般轻飘飘平平悬浮在半空,露在衣衫外的脖颈、手腕等处时不时黑筋起伏蠕动,似有众多漆黑蚯蚓在其中蜿蜒游走。

  在他头顶前方尺许,一颗泛着漆黑毫芒的暗金色晶球滴溜溜轻旋,不住溢出如丝如缕的漆黑邪气,隔空灌入曹应龙的百会大穴。

  而这暗金晶球,则又给另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掌隔空虚摄着,笼罩在一团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先天清气之中。

  “很不错……你的心性愈来愈坚忍不拔了!唯有像这样吃得苦中苦,方有成为人上人的机会。”

  石之轩赞赏一句,掌间输出的太清罡气骤增一分,暗金晶球释放的丝丝漆黑邪气亦随之增粗增强,宛如一条条鲜活的漆黑毒蛇,疯狂缭绕着钻入曹应龙的头顶。

  曹应龙但觉头颅欲裂,灵魂似被某种无形的洪流狂冲猛击,顿时神志恍惚,身体如触电般剧震起来。

  片刻后他神志稍复,却仍在半昏迷的状态,全身忽冷忽热,眼前幻象纷呈,全身骨肉,似要爆炸,汗水狂流。

  仿佛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都在给一只充满邪恶魔力的大手反复揉捏拉扯,令他痛苦得想大喊大叫也做不到。

  不多时,他四肢百骸就发出噼啪脆响,衣衫下的皮肤从脚底开始,一寸寸染上一层漆黑气晕,直至头顶百汇。

  “大功告成!”

  石之轩一声断喝,然而闪烁着骇人清芒的眸中却闪过一丝遗憾之色,手掌虚招,把暗金晶球收回袖内,施施然拾起桌上的茶盏。

  “如今你筋骨百脉坚韧非常,全身气门贯通如一,已可随意释放一层邪煞罡气护体杀敌。”

  曹应龙飘身而落,半跪在地,全力运功抱元守一,气还丹田,好半响才将肌肤外的漆黑气晕尽数消纳,忽地浑身一震,一圈淡黑气罩绽放开来,牢牢封锁身外三尺之地,既凛冽霸道,又邪异阴森,颇有几分真传道的影子。

  “邪煞罡气?似刚非刚,似柔非柔,好奇异的力量……恐怕宗师级以下,罕有高手能够攻破此罡气!”

  曹应龙目光一亮,缓缓起身,散去罡气,躬身道:“多谢公子爷传功!”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日益身型雄伟,长着一对兜风大耳,额上堆着深深的“川”字纹,颧高腮陷,两眼似开似闭,予人稳重深沉的印象,气质静雅,有点儿像不爱说话的书呆子。

  “嗯……”石之轩轻啜一口茶水,起身徐徐走向门口,“你是个有心人……不过,我喜欢有心人,唯有有心人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曹应龙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还未干透的后背再次冷汗狂涌。

  石之轩对这仆从的一切洞若观火,心下冷笑:数月未见,你的书卷气狂增数倍,可见你曾日以继夜的疯狂阅读花间派的藏书及秘籍,欲要寻找脱离掌控的方法;而你体内的诸多阴**脉残留着伤痕,分明是偷窥了张丽华的秘籍,还私下修炼,却不防那是女子专用,男子强行修炼则有害无益,给伤到了阴**脉……

  他边走边继续道:“如今你功力已足,唯独欠缺江湖阅历和实战经验,不妨去江陵、巴陵等南北两国交界、山环水绕的混乱之地闯荡一番……最好组建一支匪帮,杀人越货才能有更多实战机会。”

  曹应龙恭声应诺。

  须知,这年代的商队可不是什么无辜良民,而是过江龙一样的武装帮派或豪族私兵,平日里押运货物,遇上好机会也会黑吃黑,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真真生冷不忌。

  同样,豪强大族那些地头蛇、坐地虎也不是好东西,平日里种地打猎,一旦监视到地盘附近有弱小商队或外人经过,就悄悄召集族人,半夜去把商队杀光抢光,尸体烧毁或沉河,做得干干净净。

  临出门前,石之轩忽然回头一瞥,清光湛湛的眼神在曹应龙身上一掠而过,将其头顶那黑中带赤的浓烈气运收入眼底。

  黑色主恶煞,赤红主凶杀,二者夹杂也就是所谓的煞星命格,若出现在孱弱之人身上,此人必会多灾多难,一生凄惨,但若出现在具有强大力量和智慧之人身上,则为乱世之贼也!

  相对而言,若说太平王朝代表着人道气运之正,那么乱世之贼则代表着人道气运之负,后者在某些时候就是前者的劫数,是对前者的一种考验,一种反噬!

  “可惜……此子的资质和道心终究不足以充当种魔炉鼎,无法将晶球里的邪灵种植在他体内,只是以晶球里的魔煞之气催熟了他的魔功,提前开启了他的煞星命格罢了!”

  一路直往建康城外而去,石之轩笼在袖内的手掌摩挲着冰凉的暗金晶球,不无失望地想着。

  原来之前并非他大发慈悲,专门为曹应龙提升功力,而是先以晶球里的魔煞之气侵染曹应龙的精气神,再尝试着将晶球里的邪灵化身渡入曹应龙体内,以曹应龙的精气神为养分给邪灵化身补足本源,调和淬炼,争取将其转化为类似魔种的可控灵体存在。

  只可惜,曹应龙从先天体质到精神意志与那邪灵化身的契合度太低,他才刚刚开始渡入邪灵化身的一丝元神神气,就险些将曹应龙的三魂七魄冲出体外,爆裂而亡。

  本质上,所有人的元神最初始之时都一样,都是原自宇宙虚无灵体的一点虚无灵光,至纯至净,无尘无垢。

  这点虚无灵光透过虚空降在父母**阴**阳**精气交融而形成的一点先天生气里,虚实结合而后渐渐育成胎儿,瓜熟蒂落乃有一个新生生命。

  不过,时移世易,每个人的元神其实都已轮回过千百世,尽管每一次死后轮回转世,带着毕生记忆的思虑识神都会随着肉身的死亡而烟消云散,唯余无思无虑的元神给天地自然的轮回法则洗涤一遍,重新投胎。

  但识神毕竟是元神和肉身的衍生物,亦会反过来侵染元神,因此每一次轮回均有记忆烙印倒映残留在元神之内,就像给这至纯至净的灵光染上一粒微不可察的污垢,所以自第一次轮回之后,每个人的元神质体其实已经有了一点点细微的不同。

  而历经千百世之后,每个人元神里的这点不同已经相当可观,至乎在每次投胎时,还会影响到胎儿的先天体质和精神意识。

  这点或许是自然法则的一丝微妙漏洞,而最会钻这个漏洞的,当属密宗的转世灵童!

  天地万物,由一而来,虽历尽千变万化,最后总要重归于一,非人力所能左右。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生二者,正反是也,道魔是也。

  人虽不能改变这由无到有,由有至无的过程,但却可把握这有无间的空隙,超脱有无;而无论是魔是道,其目的均是超脱有无正反生死,只是其方式截然不同!

  入道入魔,其最高目的,均在超脱生死,超脱轮回,重归于一。不过所选途径,恰恰相反,譬之一条长路,路有两端,一端是生,一端是死,如欲离此长路,一是往生处走,一是往死逃。

  入道者选的是“生”路,所以致力于返本还原,炼神还虚,由后天返回先天,重结仙胎,返老还童,回至未出生乃至未轮回前的状态,此之谓道。

  当然,这并非是真的变回那一点无思无虑、至纯至净的虚无灵光回归宇宙灵体,而是以某一世的记忆和意识为主,融合千百世来所有轮回记忆,并依附在这一点虚无灵光里深深嵌入宇宙灵体,成为跟宇宙灵体一样不生不灭的永恒状态。

  反之,有生必有死,有正必有反,假设生长正,死便是反。若死是正,则生是反。修道者讲究积德行善,功于“生”;修魔者讲求残害众生,功于“死”,其理则一。

  所谓积德行善,又或残害众生,均是下作者所为,从道者或从魔者,当到达某一阶段,均须超越善恶,明白真假正邪只是生死间的幻象。

  魔门专论死地,要知生的过程繁复悠久,男女**交**合,十月成胎,翼翼小心。魔门则狂进猛取,速成速发,有若死亡,故练功别辟蹊径,奇邪怪异、毒辣狠绝,置之于死地而后生。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