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四十九章 古老意志!

寻情e记2020-04-12 17:08:4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叮!系统尝试执行第九百零一条潜能爆发条例中,叮,系统操作失败!系统尝试执行第九百零二条暂时性生命形式变更条例中,叮,系统操作失败!......系统尝试执行第九百一十八条机体逆转性充能条例中,叮,系统操作失败......”

一个个极为醒目的红色窗口中几乎重复显示着系统尝试执行某个条例,而下一瞬,这些窗口的内容就会多出系统操作失败这几个字样,之后就被另一个新弹出的窗口遮挡,如此循环反复,从未有过任何不同样式的窗口出现。

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窗口弹出,陆雁南只知道脑海中那个系统特有的叮叮声响了起码上百次,而最后呈现在眼前的窗口中则是尝试第九百九十九条听天由命型自爆条例......

看着这最后一个窗口上的内容,陆雁南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庆幸还是该恼火,反正说来说去,骂系统垃圾就完事了!

而就在这段时间内,一步落下后没发现异样的鹰爪又是接连向前三步,到得最后一步迈下的时候,鹰爪脸上的最后一抹谨慎之色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以言明的狰狞之色!这小子果然是在耍诈!

一直注视着鹰爪情况的血衣青年,到了此刻,非但没有为其松一口气,反而似是有些遗憾地轻轻叹息了一声:“真是可惜了,还以为你能再给我一个惊喜,真是没用啊。”

“系统,我也指望不上你帮忙了,你就说说,眼下这种情况,我还有没有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能逃跑吧?要是没有,我也就认命了!”

“叮!此问题答案超出......”

“哎!行行!你别说了,又是权限等级不够是吧?果然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靠鬼靠神也靠不上你!垃圾系统!”心中骂完了最后一句,陆雁南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了眼前的情况。

情况嘛其实也就那么个情况,无非就是一远一近的两个家伙知道自己骗了他们,再者就是距离较近的那个高个黑影,现在正狞笑着朝自己冲过来而已。说实话,这情况陆雁南早就预料到了,无非就是早晚的问题,有啥子大不了的?正所谓人死鸟......咳咳,人死不过头点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怂什么?就是刚!

眼见着高个黑影已经到了三丈以内,陆雁南连忙将原本平举着的右手举到了头顶,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喂!”

几乎是同时,刚刚前冲没几步的鹰爪,注意到陆雁南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和喝声,心中一紧的同时身体也快速做出了反应,朝着边上扑闪而出。

停下了身形,却仍未发现周遭有任何异样,自己也并未受伤。鹰爪那对充斥着怒火的双眸直接扫向了不远处单手举过头顶的陆雁南,这个小子竟然敢接连戏耍他两次!

“等,等一哈!我有话说!这回是真有话说!”看那愤怒的眼神,就知道那个高个身影肯定是又当自己是在戏耍他。陆雁南只得赶紧开口,生怕过一会自己连开口的机会都没了!

然而,没待远处的“大哥”发话,作为“小弟”的高个黑影却似乎被怒气上了头,口中发出一极为沙哑难听的:“死!”之后,便直接举起了长着极长指甲的右手,双眸紧盯着陆雁南的头颅快速冲杀而来!

倘若说看先前高个黑影的架势,还有可能只是教训却不下死手的话,那么这一回,毫无疑问,高个黑影就是要一爪洞穿陆雁南的头骨,将陆雁南直接击杀!

“哎!你等一下!别,你别过啊喂!”

作为新时代好...宅男的陆雁南哪见过这种杀人的架势,口中叫喊着的同时,脚步却是下意识往后退。

然而,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先前为了省力,陆雁南一直是靠着树干站立的,虽然之后装样子的时候往前迈了一步,但其实迈了和没迈没啥差别。只是后退了一步,陆雁南的后背就再次狠狠地撞到了树干上,紧接着脚下一滑,屁股直接坐到了地面上。

几乎是在陆雁南屁股着地的时候,高个黑影那五根尖长的指甲已经到了两尺以内!

下一瞬,陆雁南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声音,只知道那个声音非常近,还很响,且有点嗡嗡的回声!至于之后的事,则与陆雁南完全没了关系,因为他眼前的一切都化为了黑暗,直接昏死了过去!

......

拉亚寨子后山寨门处,上百位青壮年族人安静地聚集在一起,没有平时间的说笑;没有老少间的调侃;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有的仅是无言的寂静、急切、愤怒,以及惊慌!

身形佝偻的库裕瓦嗓音虽然略有些沙哑,讲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大,但其说的每一句话,却是清晰地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也真正知道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有些事我不得不告诉大家了。库瑜其实不仅仅是能够和库拉塔交流这般简单,她更是继老靶主之后,我们寨子的另一位承运者!或许一些小子们还不知道承运者意味着什么,甚至说不准连老一辈的也有人不清楚承运者所代表的含义。不过这也不怪你们,库拉塔的守护让得我们太久没经历战火,久到我们寨子甚至忘了这片土地的规矩......

在我们寨子的南边,大家都知道有个胡影寨,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前不久,有一部分胡影寨的族人来到了离我们寨子不到百里的半月谷,而库瑜和那名外族人所前去的方向,正是半月谷!一旦库瑜出事或者落在那些胡影寨的人手中,我们寨子享受多年的平静可能就将此打破,甚至整个拉亚寨子都可能在战火中毁于一旦!”

说到这,库裕瓦略微停顿了一下,那双浑浊的眼眸缓慢地扫视了一圈神色各异却都似乎有话要说的众人,随即轻声开口道:“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了!”

话音落下,原本都似乎有话要说的族人们却是没一人开口,直到库裕瓦再次开口问了一遍后,终是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壮硕青年在人群中举起了手,大声说道:“胡影寨那群杂碎要是敢动库瑜妹子,我第一个跟他们拼命!裕瓦叔!你就说什么时候出发吧!”

随着青年的话音落下,几乎是同时,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库裕瓦。是的,他们其实有很多话想问,想说,但眼下,青年的话则是他们最迫切想表达的!

“什么是承运者?”

“没了承运者为何寨子的平静就会被打破?”

“半月谷来了胡影寨的人他们怎么不知道?”等等类似的问题皆有人有疑惑,不过,有一个问题定然排在这些问题的前面,那便是——到底什么时候出发!

知道了族人的态度,常年皱着眉板着脸的库裕瓦终是舒展了一些额上的皱纹,随即缓缓偏过头看向南方,其手中的那根藤状的拐杖亦是被其缓缓举起!

“何时?现在!”......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