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女的下面流水图片

第二十四章 逃亡

寻情e记2020-04-14 10:48:3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越在德章宫里批了折子回宣宁宫,便就听了宫人说甄选秀女的事,宋云程也是与他直言道:“甄选秀女入宫的事是我同意的,如今你刚登基,后宫空落,又无子嗣,朝堂上有诸多王爷野心勃勃的盯着,边境又有云楚、西宁和戎狄虎视眈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后宫添置嫔妃至少可安内。”

  沈越原想反驳,却是被宋云程这一番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应下来:“好,便依着你的意思办。你可记着,后宫在我眼里,始终如同虚设。”说着将大氅解下递给宋云程。

  “你这话是每日都挂在嘴上,说着也不嫌腻得慌。”宋云程笑着嗔了他一句,接了大氅交给宫人,又关心问:“朝中一切都好吧”

  沈越听此叹了声,眉宇间愁虑紧锁,他叹道:“我刚刚登基,推行新政必会折损权贵的利益,诸多政策难以执行下达,还有几位皇兄和皇叔也是野心勃勃,意图谋反,其中八皇兄、六皇兄和五皇叔已经在暗中集结兵马。”

  宋云程劝道:“你登基难免让那些王爷生出觊觎之心,不如趁早先拿其中一人开刀,杀鸡儆猴,以示威慑。”

  “我也是如此想的,已经在布阵。”沈越道,却还是叹了口气:“孔昊蔺那儿,是个硬骨头,我用尽法子他都不肯归顺,大齐不能得他这样的人才,是我和大齐的损失。”

  想来,孔昊蔺才是沈越真正所忧心之事,宋云程略想了一会儿:“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即是英雄冢。我听说着孔将军还未成亲,这回甄选秀女,我顺便选一个德才兼备,又聪慧美貌的女子去伺候孔将军。另外,孔将军的妹妹听说也是新丧夫寡居,也可在朝中给他的妹妹挑一个青年才俊的夫君,既然难以一时劝降他,就慢慢的同化他。等他们一家真正的成为了大齐人,你就是放孔将军回云楚,云楚怕也是不敢再用他。”

  “你这倒是个主意。孔昊蔺这事,我便全交由你,也好专心对付八皇兄等人。”沈越眉间一喜,放松了许多。与宋云程说了后一会儿话后,吉祥就过来说有大臣在德章宫里求见,他这才匆匆回了德章宫。

  宋云程这儿,召了命妇入宫觐见,说了甄选秀女为沈越填充后宫的事,这些命妇自然举荐自家的女儿、侄女的。等第二日,就都送了自己女儿侄女的画像入宫来,宋云程翻看了遍,倒是没直接的宣谁入宫来册封为嫔妃,只吩咐了礼部按着往年甄选秀女的规矩,年满的十五的未婚配女子挑选容貌德才俱佳的人送进宫里来甄选。

  这一下的,宫里又是热闹起来,六尚局也忙着赶制新主子平日里所用的胭脂水粉、首饰、丝帕等物,各州县也积极递了好些的秀女名单画像上来,不出半月,各地选出三百名秀女送入宫中。

  宋云程之所以要求选这么多,是宫里的宫女大多满龄出宫,有些也遣送去皇陵守陵,新添些主子,自然也是要再添一些宫人伺候。

  秀女进宫那一日,正好是八王爷沈俊在徐州起事,沈越带领十万蒋家军御驾亲征,宫里大小事物交由宋云程打理,至于朝中之事,由蒋成霸和王太傅处理。

  正是阳春三月,御花园里的花开得团簇锦绣,二公主才刚过了生辰,眼下正高兴着,余太妃带着她在御花园里的玩,正好宋云程凤辇经过,她欢喜的跑过去问道:“太后娘娘这是去哪儿,带永安一起去玩好不好”

  宋云程示意宫人停了凤辇,笑着道:“秀女进宫,哀家过去看看。”说着,将二公主抱着坐下,让余太妃也跟着一块去看看。

  “太后娘娘也真是大度,这新嫔妃入宫,怕是又没安生日子过了。”余太妃叹了声,倒是对宋云程担心得很,她们这些太妃往后在宫里的日子如何,可全都仰仗着宋云程。

  一朝天子一朝臣,后宫亦是如此,她们这些先皇嫔妃,如今虽是尊为太妃,可后宫里真正的主子是当今皇帝的嫔妃,后宫里的奴才们对她们又岂会太恭敬。

  “咱们是先皇嫔妃,这后宫里是有两位嫔妃,还会三千嫔妃,与我们又有何干系,不过这后宫嫔妃是咱们选出来的,往后自然要对咱们多几分恭敬。”宋云程笑着应和,选秀虽是为了帮沈越稳固朝堂,却也有帮衬着余太妃等人的意思。

  余太妃听此不语,对宋云程投去感激的目光。

  已至储秀宫,第一拨进宫的秀女已经恭敬的在储秀宫院子里跪拜相迎:“奴婢们见过太后娘娘,太妃娘娘。”

  宋云程从凤辇上下来,示意秀女们都平身起来,唤了管事嬷嬷过来,问:“可都问过名讳来历了”

  管事嬷嬷恭敬的应下:“奴婢刚点了姓名和来历,这批秀女资历很是不错。”说着,向宋云程指了几位前排的秀女,介绍道:“那是户部尚书之女孟依桐小主,那位是京城府尹之女洪慧雯小主,还有那位,是同知大人家侄女柴珂儿小主,这几位从相貌才学以及家世上都比其他的秀女出色许多。”

  被点名的这三位向前迈出一步,恭敬的向宋云程行了个礼问:“臣女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宋云程瞧了这三人一眼,却是难得的美人儿,那孟依桐鹅蛋脸,肤似雪白,柳眉杏目,樱桃小嘴,洪慧雯圆脸大眼粗眉,瞧着也是温婉灵秀之人,柴珂儿标准的瓜子脸,柳叶弯眉,一双眼睛甚是灵动魅惑。

  这秀女才进宫,管事嬷嬷就知她三人才学出色,想来是收了这三人的好处。

  宋云程没露出期许的神色,立即的从三人身上一块目光,看着整个院子里四十多名的秀女,训导道:“诸位都是才貌出挑的女子,往后是成为天子嫔妃还是宫女就看各位的造化,在这之前,哀家希望你们都团结友爱,认真跟着管事嬷嬷和教引嬷嬷学宫里的规矩,若是有谁生出什么事端来,也休怪哀家严厉处罚。”

  “是。”一众人均恭敬跪着应下。

  余太妃吩咐了管事嬷嬷去六尚里领秀女穿的衣裳,管事嬷嬷应下,吩咐了贴身的几个宫女就去了。宋云程又与管事嬷嬷道:“这拨的秀女里,多数出身官宦之家,怕是不好管教,哀家就让余太妃从旁帮你管着些,有什么事,你尽可与余太妃商议着来。哀家不希望听到什么没有家世的秀女在宫里被一些趾高气扬的的秀女欺负的话。”最后一句话,宋云程加重了些语气,威慑的看了管事嬷嬷一眼。

  管事嬷嬷忙惶恐应下:“是,奴婢定仔细管教各位小主。”

  见过了秀女,宋云程正打算离开储秀宫,何灵雅和唐思颖就乘着步辇到了,唐思颖一身华贵牡丹绛紫宫装,脸色略显苍白,虽华贵,威严却不如她身边的何灵雅。

  唐思颖过来恭敬地向宋云程行礼,解释道:“臣妾虽长居宫中不出,只是想着秀女入宫,太后娘娘娘有要吩咐臣妾的地方。”她是明白沈越和宋云程之间的感情的,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奢望。这回过来,也是被何灵雅给软磨硬泡拉过来的。

  何灵雅虽然恭敬,却不忘摆她是天子嫔妃的谱:“臣妾是拉着德妃姐姐过来见见往后的妹妹们,如今过来一看,倒是不如不来的,瞧着这些妹妹们各各如花似玉的,臣妾这心里道是有几分的不痛快呢。”

  宋云程微微哼了声,并不答她的话。还是余太妃笑着附和了她一句:“这可是何昭仪你自己个找的不痛快,明儿和后儿还有几百的秀女入宫呢。先皇在世时,后宫嫔妃最多的时候达到三百多人,不过,可好些嫔妃这辈子都未见过先皇一面。”

  说罢,叹了声。

  倒是引得在场的秀女心思各异,颇是担忧。

  三日后,经过各州府仔细甄选过后的三百名秀女都已经入宫,分别安置在储秀宫、钟宁宫、慧萃宫。因着沈越带兵出征在外,后宫里的事和秀女选妃的事全是宋云程管着。

  虽说那日余太妃在储秀宫里说了不少嫔妃连着皇帝的面都未见着,可这些秀女仍是做着自己会成为天子宠妃的梦,费尽心思想被选上,嫔妃和宫女,自然都想着当主子的。

  这些秀女得要经过嬷嬷管教半月,学好了宫里的规矩,才会开始选妃。

  宋云程正看着沈越从徐州寄回来的信,沈越在信中说他已经顺利攻下徐州,只是八王爷沈俊兵败带着一千兵马逃走,他正派人追击,另外肃清徐州内沈俊的余党,再有十来天就能回京。

  她刚吩咐了如尘备下笔墨准备给沈越回信,告诉他一些宫中的事情,就在此时,和喜匆匆忙忙地跑进屋子里来,慌张道:“主子,储秀宫那儿出事了柴珂儿小主的脸让人给毁了,洪慧雯小主也突然的脸上起了红疹,病得厉害”

  “这赶紧地过去瞧瞧”宋云程连忙的起身来,唤了如尘,就随着和喜疾步往储秀宫里去了,连着凤辇也没来得及准备。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